极速分享网 - 关注网络资源,用心与您分享。

首页精彩网文正文

有哪些你只能匿名说的秘密?

山丘9个月前143浏览量

作者:carry

事情是这样的,我是一个男生。

大学的时候,几个朋友约着去拓展营地玩。

就是那种建在山清水秀的地方,有几个小木屋,外面有攀岩,小湖和一些拓展设施的地方。就像这种。

image

因为设施比较简陋,所以要自带很多东西。其中就包括睡袋。啊,万恶之源的睡袋。

白天玩了一整天,洗完澡回营房。因为我们是六个人,每个屋子里有两个上下铺。也就是说每个屋子只能住 4 个人,所以我们开了两间。

因为他们四个说要打牌,我和一个朋友已经很累的,所以决定我们两人住一间。

木屋不算大,屋子两边一边一个上下铺。

我从小就喜欢住上铺,因为觉得好玩。我朋友就睡在了我下面。

晚上我们虽然很累,但还是挺兴奋的睡不着。

他在下面玩手机,我就在上铺的睡袋里来回「蛄蛹」。

结果一个不小心,(当然主要是因为睡袋质量太差),我一 jio 把睡袋踹漏了。

这,这就很尴尬了。

我看到脚上还带着棉絮,心想这要是第二天被人看到岂不是很尴尬。

于是我就想着把睡袋翻个面,这样有洞的那面就不会被看到了。

我是不是个小天才?

但是因为屋子里实在太冷,我实在不想出来,所以就选择了一个高难度动作,既在睡袋里将睡袋原地翻个面。

因为众所周知上下铺很窄,睡袋也不宽,所以要想达成此目的必须要原地翻过来。

因为怕把床铺干塌,所以我只能一点一点的努力。

过程很复杂,但总之,我一个不小心从上铺翻了下去。

我顿觉天旋地转,心想完蛋,我莫不是要磕死在一个上下铺旁。

正在我大喊卧槽之际,我突然感觉一股力量拉住了我,让我没有自由落体。

我睁开眼一看,此时我正被挂在山下铺外侧,从高空我和我下铺的朋友四目相对,我的一条腿还从睡袋的破洞出伸出,脚趾上还挂着棉絮。

原来是这个上下铺的侧面有一排铁钩子,本来是用来挂东西的,现在却把我和我的睡袋挂在了上铺侧边。

我下铺的朋友十分惊异的看着我,他卡姿兰大眼睛里满是疑惑,应该是怎么也想不通我是怎么做到的。

我:。。。

他:。。。

尴尬持续了一会,我硬着头皮率先开口。

我:「哥,救我一手呗。我。。。被挂住了。」

他:「嗯嗯,好的,我这就救你下来」

他赶忙起身,钻出睡袋。

我借着屋子里的灯光,看到一具小麦色的壮硕身体钻出了睡袋,他只穿了一条内裤。

我心说这 b 还有裸睡这习惯啊。

然而随着他的起身,上下铺发出了令人牙酸的咯吱声,随后是螺丝脱扣的嘎嘣声。

艹,他的起身加重了上下铺的不平衡,导致了上下铺的重心外移,进而使得另一侧固定的螺丝受力。。。

简而言之一句话,床要倒了。

我一声惨叫,刚才不过是我自己摔在地上,大概率还有口气。

这下要是连着床一起拍在地上怕是要当场去世。

正在我感受着 9.8 m/s 2 的加速度时,在床已经倾斜到 45 度角的时候,正在我眼前放电影般的闪过我不长的一生时,他出手了。

身高 187 的他,用他壮硕的胸肌,有力的臂膀,将我和我的睡袋一起抱在了怀里,并且顶住了已经失去固定的上下铺。

我的脸贴在他的胸上,他足有 B cup 的大胸把我英俊的五官压的变形。

这时候我的睡袋还挂在已经倾斜的上下铺边上。

现在就很尴尬了,床已经要倒了,我还挂在床上。

那么问题来了,他要怎么把我从上下铺上「无伤」摘下来呢?

正在我们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更不妙的事情发生了。

门外传来了我另外几个朋友的敲门声。

友 A:小风,你没事儿吧。

友 B:刚才叫那么惨不是被那啥了吧。

友 C:(调笑)肯定是,说不定衣服都被扒了。

友 D:看看,看看。

正在我想着这下有人能帮我出来的时候。

我顿时感到事情紧迫。这一幕要是被他们看到我分分钟社会性死亡。

于是我不断的摇晃从洞里伸出去的右腿,同时催他赶快。

他发光二极管构成的大脑分析了我这句话意思以后。。。

他大喊一声对不住了,两臂一用力,随着「次啦」一声,睡袋就被撕了个粉碎。

因为我的秋裤也被钩子勾住了,所以可想而知,也被撕裂开了。

随着「砰」的一声,上下铺轰然倒塌,我们这间营房的门也被打开。

总之我的朋友们进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我身着睡袋破损,穿着半条秋裤,一条腿的裤管被撕破,另一条穿在睡袋的洞里面,被一个只穿内裤的男人,公主抱抱在怀里。再配上满天纷飞的棉絮,好像还有点浪漫?

我都能感觉到我自己的脸在发烧,下意识的将头埋进了。。。。。他的怀里!

我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6 个人,呆愣在原地。

还是我最先反应过来,立刻从他怀里挣脱,然后赶紧后退,结果被破碎的秋裤绊了一下子,直接一个踉跄坐倒在地。

我伸出尔康手,大喊:不是你们想的那个样子,听我解释!

image

他们四个会意的互相看了看,又看了看我们俩,默契的扭头就出去了,顺手关好了门,临了还来了个「我们懂」的邪魅微笑。

我。。。。

我朋友。。。。

我:你 tm 是不是有毛病!我的睡袋!这下怎么弄!

我恼羞成怒,大喊。

他低头,不语,良久嘟囔一句:还不是你先从上面翻下来的。

我:!

随后想想也是,这不怪他。

但是我今晚怎么睡觉啊!这木屋里晚上很冷的!

我很羞愤交加,但又无处发泄。

虽然我觉得眼下我的尴尬处境主要是因为他撕了我的睡袋,但换个角度来看,如果没有他我可能已经被床砸死了。

我:算了,睡觉吧。

他默默的收拾满地狼籍,然后把他的睡袋放到了另一个上下铺的下铺。

我绝望的看向已经被五马分尸的睡袋,心里盘算着今晚要怎么睡。

我换了条裤子,然后把羽绒服盖在身上,准备就这样凑合一晚。

但是早春的郊外是真的冷,木屋又四处漏风完全不保暖,我没一会我就手脚冰凉。穿上鞋袜,躺了一会还是觉得冷的透骨。

我突然想起下铺那哥们带的好像是双人睡袋。

靠,难道我要卑躬屈膝求他让我上他的床吗?

更何况我刚才才和他发过火,说不定他还生气呢。肯定觉得我是个狼心狗肺的人。

但明明是他撕了我的睡袋啊,他有义务解决我今晚睡觉的问题!

可人家明明是好心,要是没他我可能已经在太平间了。

啊啊啊啊好纠结。

就这样纠结着,我的体温却越来越低,我感觉我要凉了。

当时的我真切的体会到了「气抖冷」是个什么概念。

首先我很气,其次我冷的发抖,甚至抖得让床发出了声音。

我越想越憋屈,越想越气,就哭了出来。

心想反正蒙着被子,主要不哭出声就不会。。。

嗯?我的衣服怎么被掀开了?

此时他正站在我面前看着我。

我红着眼睛怒目而视道:你要干嘛!

他:哦,没什么,我看床抖得厉害,还以为你在做针线活。

我:WTF!

我 TM 当时真是出离愤怒了!我气抖冷,你居然觉得我在做针线活?!

我暴怒起身,从上铺一跃而下,怒道:我 TM 是冻的,没搞针线活!你才搞针线活,你全家都搞针线活!你家开纺织厂的吧!

他好想挺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说:那,那要不你睡我的睡袋吧。我当时不是故意的,我是怕他们进来看见你丢脸。

我 TM 谢谢你,是,他们确实没看到我挂在铺上,但是看见我破衣烂衫的在你怀里!

我当时真的是冻的够呛,他温暖的睡袋对我的诱惑力简直不亚于一瓶冰镇脉动对一个要渴死的人。其实就算他不来找我,我再撑个几分钟也得去找他。

正好我就顺坡下驴了。啊呸,我才不是驴!

总之我就十分不情愿的进了他的睡袋。

啊真暖和,我感觉浑身的血液又开始了流动,哇这就是春天的感觉吗。

正当我庆幸自己重获新生的时候,我突然发现他在穿衣服,穿羽绒服。

我很奇怪,问:你干啥去啊。

他:嗯?我不能光着睡吧?

我:。。。

原来这货没想着和我一起睡,那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可这毕竟是人家的睡袋,我这么鹊巢鸠占不好吧。

诶不对,我怎么就是鸠了?再说这二货也绝不能是鹊。

不对重点跑偏了。

那我总不好叫他进来睡吧,这,这多尴尬啊。

但纠结了一会的我,还是在内心善良的趋势下,让他进来一起睡。

他也不墨迹,哦了一声就脱了衣服要往睡袋里钻。

我就看到一团白花花的身体迎面而来。我顿时制止了他,说:你。。。裸睡不合适吧。

他:有啥不合适的?我从小就裸睡,平时内裤都不穿呢。

所以意思是你穿个三角内裤已经算是给足我面子了呗??

但话说到这份上,我也不能再说什么,不然显得我娘们兮兮的。

所以最后是样的,他睡靠墙的里面,我睡外面。两个一米八几的大男人睡在一个睡袋里有多拥挤可想而知。

况且睡袋虽然是双人的,但是床就一米宽呀。

所以我们俩不可避免的要贴在一起。

而且这货还是脸朝我这边睡的!

这,这让我如坐针毡,十分不安。

我要是脸朝外,那,那就,那体位就很尴尬。

但我尝试忍住击剑的尴尬和他面对面睡,又觉得他的呼吸吐在我脸上让我感到缺氧。

我想叫醒他让他转过去睡,又觉得不合适,毕竟是人家的睡袋。

总之纠结来纠结去我就睡着了。

等到第二天,外面吹集合哨了,我们准备起来。

这时最尴尬的事情发生了。

当我试图拉开睡袋拉链的时候,拉链卡住了。

天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巧!

我一着急,一用力,拉锁被我拽掉了。

这,这咋整呀。

整个睡袋就这一个拉锁,现在打不开了啊。

我朋友刚醒,我很无奈的告知了他当下的情况。

拉锁被我弄坏了,我俩卡在睡袋里了。

他哦了一声,就不吭声了。

就不吭声了!

行吧,那就自救吧。

我开始尝试从头露出来的位置钻出来。

理论上这个操作是可以的,那个地方本来也是可以出来人的。

但是现在的情况是一个宽 1.8 m 的双人睡袋被挤在一个 1 m 宽的床上,所以就很拥挤,这个动作很难实现。

但难实现也得实现,我就开始了蠕动。

一点点的移动,尝试钻出去。

这时候为了能赶紧出去也顾不上身体解除了,因为要是不去集合,等会被友 ABCD 看到我们俩在一个睡袋那就真是解释不清楚了。

就在我来回蠕动的时候,他突然按住我的腰,沉声道:别乱动。

我:???

真在奇怪,我突然感觉老子的臀大肌受到了圆形柱状物的挤压。

艹,为什么有把枪顶着老子的屁股?

然后紧接着就想明白了,二十岁的小伙子,早晨刚醒的时候。。。。

我僵住了,真就不敢动了,那个时候我人虽然是静止的,但是汹涌的尴尬感反复撕扯着我的灵魂,我觉得我要裂开了。

这也太尴尬了。

他缓缓的换了个姿势,从侧躺转而躺平。

然后在我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情况下,双脚用力一蹬。次啦,这个睡袋也被他干碎了。

反正总之我俩最后都出来了。

自此以后营地里流传下了两个中国留学生,一夜干塌了一张床和两个睡袋的传说。

图片

后记

这次的事情,我那四个朋友经过了几次润色加工以后变成了这个版本。

我容颜绝美,媚骨天成,致使屋子里面的另一个雄性色欲熏心,对我欲行不轨。

于是趁夜色深沉,我玉体横陈,他欺身而上。

我坚贞不屈,奋力反抗,尖叫求援。

但奈何他魁梧有力,我力不从心。

此时四个心怀正义的勇士,闻声而来,准备行侠仗义。

开门见到我衣衫不整,险些已被那奸人拿下。

他们正欲救我于水火,却看我面色绯红,眼神迷离,羞涩的委身于那奸人怀里。

于是他们了然,原来是撞破了人家的好事,遂离开。

之后一夜,但听得屋内钿头银篦击节碎,血色罗裙翻酒污。

激战甚是激烈,不堪入耳之声盘桓绕梁,响彻云霄。

直至第二天清晨,只留下满地狼藉。

来源:知乎日报

极速分享网每天给大家分享最及时的有奖活动,好用的软件,实用的技巧,有趣的网络文摘。

因分享而起,因缘而聚,世界那么大,你来就好。

我在等风也等你,请记住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