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分享网 - 关注网络资源,用心与您分享。

首页精彩网文正文

玩乐无小事

山丘11个月前195浏览量

大星最近在抖音上刷到一条视频,是徐小虎在喷日本的两个当代艺术家村上隆和草间弥生。80多岁的徐老太太说村上隆是个做壁纸的,草间弥生是个神经性画点点的。这俩人的作品没有任何灵魂的价值:

假的艺术家只是做买卖。

这可炸了锅了,这俩人出了那么多大牌、潮牌联名款,年轻粉丝不要太多。果然,评论区里就有说徐小虎没格局,不懂行的,直接点的还有问你谁啊?

很多人不知道徐小虎是谁,她爷爷徐树铮将军百年前收复过外蒙,她爹当过台湾地区领导人的老师,她自己是牛津大学东方研究所的博士。

什么样的艺术有灵魂价值?徐小虎提到了北宋范宽的《溪山行旅图》。可问题是,普通人可能一辈子都没机会欣赏这种名画,更别说触及灵魂了。

普通人生下来最早接触的就是玩具。

一百多年前,丹麦有个小村子,村里有个小木匠叫克里斯第森。小木匠从小爱手工,自己做了很多玩具,比如小飞机、汽车、动物,但没人买。后来,小木匠变成了老木匠,为了生活,他不再做玩具,转做木材买卖。

他还是忘不了玩具。虽然家里人都反对,但他说玩具始终是孩子最重要的伙伴,多大的孩子都不能没有玩具。后来,他自己设计了一种拼插玩具,很自豪地起了个名字:

约约。

也就是那会儿没有智能手机,要不肯定没有陌陌和探探什么事儿了。约约很成功,老木匠决心专心做玩具,他给品牌换了个名字,乐高。

LEGO来自丹麦语“Leg-Godt”,大星查过字典,大概是玩得爽的意思。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乐高现在是全球最大的玩具公司之一。

中国有个品牌叫TOP TOY,创始人兼CEO孙元文老说自己是做潮玩的。潮玩就是潮流玩具,大星听过一次他的演讲。他说以前他不喜欢玩乐高,后来发现花很长时间拼乐高,每次严丝合缝时咔嘣一响:

好治愈。

地球上大多数孩子和很多大人和孙元文感觉差不多,不知道这算不算徐小虎说的灵魂价值。

现在做玩具的人都讲究IP,这套东西大概最早是由迪士尼创立的,到今天,从白雪公主到漫威英雄,都是迪士尼的,赚得钱海了去了。

做玩具的人大多凭得都是对玩具本身的热爱。从小爱玩玩具的孙元文一直在想,为什么没有中国本土的IP玩具。

从艺术潮玩、手办、娃娃模型到拼装模型、积木等等,为了做好玩具,孙元文天南海北地跑,他想做个平台,鼓励中国本土的设计师把中国人自己的IP做成潮流玩具,像乐高、迪士尼一样让全世界的人都喜欢。小木匠当年也是这么想的,丹麦起家的乐高,到现在还把总部放在当初那个村里。

100多个供应商,200多个设计师工作室被孙元文搞成了一个大链条,大星看了看,上有孙悟空九天揽月,下有钢铁侠保卫和平。

他说真正的潮玩消费应该是开放、包容、多元,无论入门玩家还是资深玩家都能找到乐趣,潮玩也不意味着昂贵价格,潮玩是一种陪伴、给大家带来快乐。

这不就是小木匠当年的“玩得爽”嘛?消费者挺买账,TOP TOY在广州、重庆、西安等城市每开一个店都很火爆,大家为了买个玩具还要排队,挺少见的。

image

可大家提起潮玩,想到的还是盲盒。

去年底,港股市场最受关注的IPO是泡泡玛特。这家主业是卖盲盒的公司,一上市创始人夫妇的身家就破了500亿。

盲盒,做得就是年轻人的“买卖”,主要消费群体年龄是:

11-25岁。

最近,泡泡玛特被爆出了很多负面新闻,比如员工私拆盲盒二次售卖、暴利等等。泡泡玛特的盲盒,每箱是144个,里面会有一个隐藏款娃娃,很多年轻人为了得到隐藏款就整箱整箱买,按每个59元算,一箱要差不多8500。

从商业角度上,复购率高,有社区氛围,隐藏款有的能在二手圈子里卖出天价,完全是个闭环模式。但这个模式一点也不新鲜,赌石、老虎机啥的也是这个模式。这就是泡泡玛特最为人诟病的一点,利用用户的赌博心理赚钱。

说到底,盲盒是个玩具,玩具不该是这个样子,做玩具的人不能学开赌场的人,就像摊煎饼的不能学卖汉堡的:

有片肉就能卖好几十。

大星看过徐小虎的书,她说唐代人那个气魄,就算是死了,墓壁上画得也是一望无际的山川和天边的太阳,征服宇宙的雄心不泯。

征服宇宙的事情先放一放,从让孩子们好好玩玩具抓起吧。

来源:星球商业评论 微信号:xqnews

极速分享网每天给大家分享最及时的有奖活动,好用的软件,实用的技巧,有趣的网络文摘。

因分享而起,因缘而聚,世界那么大,你来就好。

我在等风也等你,请记住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