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分享网 - 关注网络资源,用心与您分享。

首页精彩网文正文

营销号攻陷B站,谁的责任?

山丘7个月前111浏览量

1

文 | 熊出墨请注意

你可能不敢相信,B站数以百万计的UP主群体中,播放数排名第一竟是一个营销号。

卧龙寺,百大榜单里找不到,各分区排行中看不见,从站外观之,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透明影响力与老番茄、何同学等UP主助相差甚远。

然而,在站内却是另一番景象。卧龙寺的透明是像空气一样,虽透明,却无处不在。“首页短视频一半都是他的”,以秒计算的投稿速度,加上平台的算法推荐,其搬运的视频成功闯进用户视野。

甚至,很多人在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就观看了成百上千次。最终,该营销号全年收获16.9亿播放,那个熟悉的头像强行顶着“今年最喜欢的UP主”的光环出现在个人年度报告中。

模范带头作用之下,陈师姬、大霓奈、牛滑墙等更多类似的营销账号正在野蛮生长,并逐渐成为B站上一个极为特殊的群体。他们的搬运,撑起了B站短视频内容的半边天,并在官方推荐下收割了令原创UP主可望不可即的流量。

矛盾由此而生,向来以原创高质量内容为纲的社区里,为何没有感情的低质量视频搬运机器成了用户的最爱UP主?进一步细究,营销号疯狂输出的粗糙低质内容明显拉低了整条街的平均水平,在平台整治铁拳之下,为何出头鸟非但没有被打,反而一路绿灯冲至顶流?

而形成今天这个局面,营销号、平台、用户,谁要为此担责?

营销号入侵B站?

营销号在B站是怎样一种存在,从用户玩的梗就能窥见一斑。

看视频,我只用卧龙寺App

干脆改名叫卧li卧li算了

B站只有两种视频,卧龙寺和其他

……

随意点开一条搬运视频,评论区里用户关于内容的讨论热情远不及UP主本身。玩梗集中于两点:一是搬运速度,2020年卧龙寺共投稿了21807条视频。二是视频的露出频率,量大的基础之上,经官方推荐后经常展现在用户首页,收割可观的流量。

B站一哥老番茄,坐拥1375.3万粉丝,总播放数为15.3亿。88.1万粉丝的卧龙寺,总播放数为22.7亿。

顶流身后,同行者正越来越多。牛滑墙、林喵喵吖、陈师姬、大霓奈等等搬运营销号通过批量搬运的路数入侵用户首页,基本包揽了用户在B站观看的所有短视频。

单就这几人的播放量来看,大霓奈目前播放数13.9亿,陈师姬播放数6亿,林喵喵吖播放数3.6亿,牛滑墙播放数1.8亿。作为对比,2019年全网走红的B站百大UP主老师好我叫何同学,播放数为1.6亿。

网友狸子LePtC整理的播放数据也能证明营销号在B站的野蛮生长。例如11月23日这一天,全站播放量排名前五的UP主,第一卧龙寺、第四陈师姬和第五大霓奈,搬运营销号占了三席。

2020年Q3财报显示,B站当季月均活跃UP主数量同比增长51%达170万。然而,从播放数据来看,B站实则被营销号攻陷。百万认认真真做内容的UP主,流量远不及一个没有感情的机器人营销号。

搬运成本只要5块钱?

有流量就能变现,营销号前赴后继,源头动力是有利可图。

尤其是每当平台有相关激励政策上线时,随之都会迎来一波营销号爆发高潮。前几年短视频行业正处在风口之上,为拉拢创作者、鼓励内容产出,平台把比拼重点放在了资金补贴、流量扶持政策。秒拍10亿人民币补贴短视频创作者,微视拿出30亿元补贴总额度,抖音升级流量广告分润策略,B站上线创作激励计划等等。利用规则漏洞,营销号成为补贴的获利者已不是新鲜事。

做过两年MCN机构的强哥表示,“机构做营销号的赚钱模式无外乎接广告、产品分销、卖号这几种。不管怎么赚钱,前期都要经过养号的阶段。就像卧龙寺一样把粉丝量、流量做起来,后续商业变现才好开展。

简介里写明自己是“日更营销号”的大霓奈,目前拥有67万粉丝,官方认证为知名搞笑UP主,且其已与B站直播签约。搬运视频积攒人气,直播真人出镜与网友互动,大霓奈已进行过多次商业变现活动。

产品分销方面,大霓奈的推广橱窗里目前上架了12款合作商品。广告合作方面,根据火烧云数据提供的信息,大霓奈植入报价参考为145820-182275元,卧龙寺为48312-60390元。

与变现能力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营销号极低的搬运成本,“按照更新速度和综合表现,一眼就可以确定搬运号不是人工在做”,强哥透露,“要么是AI,要么就是专门的养号机构。短视频营销号现在已经是全程自动化操作,看视频、扒视频、剪视频、发视频一条龙,AI都能完成。”

熊出墨联系到一位销售视频处理软件的卖家,根据他的介绍,批量搬运处理视频的AI软件是专门为营销号、自媒体量身定做。附赠全网视频无水印批量下载的网址,可以用于解析市面上主流的30多个平台的视频,实现批量搬运。

“搬运之后再批量处理,批量去水印,去片头片尾,加自定义背景,镜像翻转,配音都可以,十几秒就能处理好一条。还有人工智能神经网络技术自动消重,消重就是避开平台的原创保护审查,让你搬运的视频也能标原创,获得平台推荐和收入。”

而这样一套AI软件,定价只要5块钱,并且老板保证“包教包会”。极低的成本让营销号几乎没有入门门槛,真金白银的高回报诱惑力十足,其生长进而更加野蛮。

平台不打出头鸟?

营销号过街,人人喊打。之于各大内容平台,这已是共识。

从人人网时代开始,营销号就一直存在于网络世界。其危害性大家也早已熟知,影响平台风气,拉低内容质量,侵害内容生态……平台与营销号,生来就是站在对立面。

营销号之于B站,负面影响也十分突出。

首先是对用户体验的拉低。

据火烧云数据监测,卧龙寺、大霓奈、陈师姬、牛滑墙等营销号搬运的视频中,搞笑、沙雕、趣味、动物等标签占了很大一部分比重。强哥表示,“这些用户喜欢看的内容,通常就是营销号搬运的重点”。

长期搬运同类型内容之外,营销号发布的内容还存在另外一些显著的共性,如粗糙低质,画质模糊,内容缺少实质性营养,其中部分视频可能存在不良导向。此类内容入侵平台内容生态,长期占领用户首页,对应的“变味儿”体验可想而知。

知乎“如何评价B站UP主卧龙寺”的视频下就有网友表达了反感,在看到卧龙寺搬运的一个掐头去尾,不讲清楚前因后果的夫妻打架暴力视频,网友表示“真的触及到我的底线了”

其次是对创作者积极性的打击。用户举报可能因为不堪其扰,而同为UP主的创作者,举报营销号更多是出于对平台流量资源分配规则存在异议。

“不夸张地说,首页短视频一半都是他的”,小文告诉熊出墨,作为B站深度用户,她越来越感受到被卧龙寺支配的恐惧,“躲都躲不掉,有时候因为封面、标题点开,看完才发现怎么又是卧龙寺。”

这并非个例,微博等社交平台上相关吐槽比比皆是。“最喜欢的UP主”的迷惑数据,与支付宝年度账单一样令人满头问号,一大波网友直呼B站的年度报告被营销号给打败。

“最近这种号的数量已经开始增加了,很多小UP主连上首页的机会都没有,脚本机器人却达到了80多万粉丝”,一位B站用户表示已经向客服举报相关营销号。

但与此同时,我们又切实看到,各平台针对营销号的打击行动从未终止。

例如,去年五月份,国内各大平台就集中开展了“网络恶意营销账号专项整治行动”。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发布公告,严打企鹅号平台的营销号。百度对移动生态旗下各产品,包括百度新闻、百家号、百度贴吧、好看视频等,启动专项整治。头条号也表示规范平台运营,加强头条号账号管理、内容管理。

B站在上述行动中也第一时间成立了专项整治小组,对平台营销号进行自查清理。上个月,哔哩哔哩董事长陈睿在中国网络诚信大会上再次亮明平台方严打营销号的态度。

陈睿表示,“B站坚持内容品质导向,而非流量导向”,并且,平台“每天会处理35万次的用户举报,我们一直在打击营销号、打击数据作弊等不良行为。”

鉴于此,营销号的负面影响不容忽视,平台也在真刀真枪地给予痛击。可反常的是,这么多杆枪,却没有一个枪口是对准出头鸟。

游走在封号的边缘?

事出反常必有因。

“粉丝多还不是因为都在等着看搬运沙雕视频”,有用户对吐槽营销号的评论给出驳称,“不管是搬运,对我来说没有影响,坐等视频送上门,省得到处去找了”。

言外之意,存在即合理,有人看就有人做,有人做就有人看,营销号的存在满足着用户需求。

“要是整个撸羊毛的账号,流量比他们还吓人”,强哥根据自己对行业的观察表示,“精华内容太少,需求始终存在。还有,为什么营销号喜欢搬运沙雕、猎奇、擦边的内容,没别的原因,就是因为有人爱看。”

此外,营销号的搬运行为还涉及到侵权的问题,侵权成本低为一众营销号创造了更大的生存空间。“从先例来看,行业惩戒机制目前还不完善。搬运外网视频,国外YouTuber很难维权。搬运国内其他平台视频,最多是举报后平台删除内容或封号处理。侵权成本高的话,营销号应该会被诉讼到破产。”

前文提到,B站一名创作者曾向官方举报。事实上,从B站视频评论区、微博、知乎等地网友的发言来看,关于营销号的举报、投诉不在少数。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这些出头鸟至今未被封号,搬运的视频还屡屡被推上首页?

坊间猜疑四起,其中较为流行的一种说法是:“应该有点官方背景”。并且,“B站不仅有卧龙寺这一个披着‘用户’皮的‘官方’搬运号”

流言还是真相,交给时间解答。但是循着这个思路,从客观事实中确实可以发现一些蛛丝马迹。

例如,微博、抖音、快手也存在“卧龙寺”、“大霓奈”、“陈师姬”等相关的账号,且头像相仿。然而,在B站之外的任何平台,他们都丝毫没有以搬运冲击顶流的野心,发布的内容寥寥无几,这从侧面证实了一众营销大号对B站的专一。

根据Q3财报,UP主创作的PUGV内容作为B站内容生态的基石,当季月均投稿量同比增长79%达560万。值得注意的是,UP主原创视频以中视频为主,而营销号搬运的基本全是短视频,二者之间存在十分巧合的互补性。

B站方面称第三季度PUGV内容持续占据平台整体播放量的91%,就前文列举的营销号播放数在全站所占的比例可以初步推算,营销号输出的内容或许也被计算在内。

知乎上提出“如何评价B站UP主卧龙寺”问题的网友表明担忧,“这位UP一小时发十几个转载短视频,直接加速了整个B站的短视频化。

营销号一己之力难以改变B站整体的内容生态面貌,但具体对于小文这样的用户而言,首页短视频被营销号包揽,年度报告中成百上千次的播放数,事实性改变已经发生。

辩证地看待这种变化,弊反映在前面提到的社区生态、内容生态、用户体验,利是利于B站与抖音、快手短视频平台对抗。

所以,平台方在处理营销号这件事上,不是不封。而是,因为某些原因,已经攻陷平台的营销号得以一直游走在封号的边缘。

一场利弊博弈?

从某些角度而言,平台与营销号之间的关系并非完全对立,而是利弊博弈。

陈睿说过,“短期的商业利益取决于它短期的流量最大化,长期的价值一定是取决于一个平台上有多少好内容,所以我们坚持给优质的内容更多的流量,而不是追求短期平台流量的最大化。”

营销号搬运的视频质量几何,大家有目共睹。流量表现怎样,这里也无需赘述。不必继续揣测B站对一众营销号是否绿灯放行,因为登上首页的他们已经说明一切。

显然,现实与理想是相悖的。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往前倒一倒互联网的发展史就能够理解为何会出现这一局面。电商领域,高举打假大旗的淘宝早期是怎样崛起的?短视频领域,多少人是因为喊麦、社会摇才知道的快手?社交领域,陌陌上线之初陌生人之间打招呼又都在聊些什么内容?

默许假货、喊麦的存在,平台得以跑马圈地,收割流量,建立竞争优势。同理,为营销号开绿灯,B站也能从中受益。

除了短视频这一内容形态的补齐,营销号的野蛮生长还给平台带来了其他的意外收获。比如,随着内容的搬运,短视频对用户的吸引力将赋予B站更强的用户粘性,前文所讲日播放数排名前五中营销号占据三席就是佐证。

财报显示,第三季度B站月活用户同比增长54%,达1.97亿;用户日均使用时长高达81分钟。这其中营销号搬运而来的内容贡献几何无法确定,与此同时亦不能否认其贡献的客观存在。

再举一个例子。营销号从竞争对手平台搬运内容,依托自身影响力在B站内为创作者引流,这与官方的流量扶持殊途同归。有网友发现,UP主自来卷三木在入驻B站之前更多是把精力用于运营抖音。营销号把他的抖音视频搬到B站,并获得大量关注,完成了冷启动。随后,自来卷三木便正式入驻B站,开始发布独家内容,通过官方引流两个月时间即在B站积累百万粉丝。

平台放行,用户追随,营销号疯狂,高质量内容社区里才长出了卧龙寺、陈师姬、大霓奈等一朵朵奇葩。

造成今天这个局面,在座的各位都有责任,可谁又会去较真呢?就像拼多多身陷假货风波时王兴评论的那样,“一堆人质疑拼多多却不质疑淘宝是如何起家的,这已经说明我们这个社会是多么健忘。”

社会是健忘的,流量才是至上的。

来源:熊出墨请注意 微信号:xiongxiongbiji

极速分享网每天给大家分享最及时的有奖活动,好用的软件,实用的技巧,有趣的网络文摘。

因分享而起,因缘而聚,世界那么大,你来就好。

我在等风也等你,请记住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