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分享网 - 关注网络资源,用心与您分享。

首页精彩网文正文

95 后创业者精英化:大学生为什么不再冒险?

山丘3周前16浏览量大学生

作者 | 叶蓁

编辑 | 康晓

出品|深网・腾讯新闻小满工作室

2017 年,刘光耀读研一时,选择了休学创业。他本科就读于北大光华管理学院,研究生就读于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金融系。“在一个精英的班级里,有很多优秀的伙伴,他们一直聪明,也一直优秀,最后反而被这种优秀限制住了,” 刘光耀认为。

早在 1999 年,清华大学就有了政策,支持第一批休学创业的大学生。那一年,清华大学有不到 20 个人暂停学业出来创业的,包括中文在线董事长兼总裁童之磊,也包括昆仑万维董事长兼 CEO 周亚辉。

如今的清华创业园,东起清华南路,西至蓝旗营高校教师住宅区,南邻成府路,北至清华大学南校墙,占地面积 25 公顷、建筑面积约 73 万平方米。这片土地的价值曾被这样描述。园内现在有四百多家企业,包括搜狐、网易、快手。他们的创业故事曾激励了很多年轻人。

刘光耀如今是 bosie 的创始人,“无性别主义” 的时装设计师品牌。杭州艺尚小镇 2 号楼是刘光耀创业 3 年后,换的第七个办公室。刘光耀五官立体,高而瘦,创业使得他多了些许与其年龄不相称的沉稳。

2.jpeg

刘光耀的同学中,创业似乎已经褪去了光环。他的研究生同学中是没有创业的,大部分同学选择了投行,本科同年级和整个学院的创业者也很少。事实也的确如此。麦可思数据显示:自 2015 年以来,大学生创业的人数是逐渐下降的。

几年前,刘光耀的本科学院还是出了一个很有名的大学生创业者 ——ofo 的创始人戴威。“戴威最后的惜败对所有年轻的创业者都是一个很大的触动,这个事情对年轻人的影响可能超越我们对这个事情本身的想象”,刘光耀认为,“张旭豪是近十年大学生创业成功的典范。”

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朱啸虎曾投资过张旭豪和戴威。在他看来,大学生创业的机会还是有的。他自己最近就投了几个大学生创业的项目,都做的不错,有一个项目是从伦敦大学回国创业的项目,做了一个社区的 APP, 发展的非常快,只有年轻人才懂得年轻人的需求在哪里。

“创业能在顶部创造上亿美金,几十亿美金财富的,都是极个别现象,大部分创业者的项目,可能就是一个中小企业,中小企业能养活几十号、几百号员工,这样的中小企业,也是能帮助社会解决很多就业问题的,” 朱啸虎阐述。大学生创业亦是如此。

未毕业就创业

2017 年,刘光耀拿到了第一笔融资,70 万。他曾以山东省文科第二名的成绩考入北大,本科期间曾任北京大学学生会副主席,后被保送至清华读硕士。在这次融资之前,刘光耀已经花光了 20 万。

这 20 万是父母给他准备巴黎高等商学院的一个交换生项目的费用,这个商学院在欧洲排前三。刘光耀很想去,但权衡利弊,他没去,而是选择了创业。

刘光耀的创业赛道是服装领域,他觉得自己就是审美红利的受益者,“审美红利是两端,一端是需求端,一端是供给端。需求端有巨大的需求,但供给端没跟上,这里面就蕴涵着巨大的机会。”

在刘光耀看来,“如果消费者每个月的预算只有 1000 块,如何去匹配他们升级的审美需求?信息平权导致了审美平权。我们希望给那些消费能力普通的人,一个时尚的尊严和追求美的权利,这个事情往通俗了说,我的品位上来了,但我还没钱,那我可以买什么样的东西。”

于是,刘光耀拿着父母给的 20 万开始创业了,他去各种学生社团的群,在论坛里发帖子,很快,便招募到了最初的几个合作伙伴,他们有北京服装学院的,有东华大学的,也有清华美院的,而后,参加了一个北京服装学院的比赛,刘光耀的品牌获得了第一名。

这个比赛给了刘光耀信心,他觉得这个事情可以正儿八经地去做。刘光耀先找到了一个北大的师兄,这个师兄比他高十多届,师兄投了他七十万,随后他又找了嘉程资本、天使湾创投,拿到了三百万投资。

刘光耀决定休学了,那一年,他 22 岁。

其实在清华休学创业早已经不是新闻了。1999 年,中文在线董事长兼总裁童之磊,昆仑万维董事长兼 CEO 周亚辉,清华大学第一届创业大赛的佼佼者,他们拿着 50 万的创业基金,从清华的学生宿舍走出来就进了学研大厦的办公楼。

刘光耀休学的决定遭到了父母激烈的反对,但父母决定尊重他。刘光耀的爸爸是外科医生,妈妈是儿科医生。

“他们在生死两端,母亲每天拥抱生命,父亲却是每天看着各种惨烈的人间百态。因此,父母对我期望很低,他们并不奢望我有太大的世俗成就。“

张琳与刘光耀一样,也是 2017 年末拿到投资的,她也是研一,不同的是她是清华大学新闻系的。张琳起初就读于生物医学工程系,大二从生物系转入新闻学院国际新闻系。张琳想做点不一样的东西,她不希望他们这一代人被标签化。

张琳创立了公众号 “你看上去很美味 “,她写了清华园内各式各样的男生女生以及他们的故事。张琳和赵英男相识于清华话剧队。在「papi 酱」红的如火如荼时,他们策划了清华「mabi 酱」系列视频,反响蛮大。

3.jpeg

2017 年岁末,盒子空间的创始人严澄峰找到张琳。严澄峰毕业于北大,北大学生会副主席。他希望在张琳的公号 “你看上去很美味 “上推广他的盒子空间。合作结束后,严澄峰问张琳,” 你觉得你是个有趣的人吗?我的投资人让我带三个有趣的人去找他,我觉得你算一个。“

就这样,张琳被带到了唯猎资本投资人的面前。投资人问张琳,有没有创业的想法。因为之前在奇葩说,快乐大本营实习过,张琳说她想做一档综艺,展现学霸们可爱或者丧的一面。投资人问,“为什么不现在就开始,你算算你需要多少钱?“

第二天投资人又找到了张琳问需要多少钱?张琳说,一百万吧。得到了投资人的投资邀约后,张琳想到了赵英男,当时的赵英男正在温哥华读书,赵英男还有个高中同学叫李雪阳(李雪琴的原名),在纽约大学读书。

2018 年夏天赵英男从温哥华回来了,李雪琴也从纽约大学回来了。三个人一起写 PPT, 找视频平台,但没有人愿意和他们一起做一档综艺。

相对来说,也是从研一开始创业的雅静就没有刘光耀和张琳他们幸运了,在项目还没有雏形的时候,就已经融资到位。雅静也是一位 95 后,就读于中央民族大学,学的是新闻专业。

4.jpeg

image

雅静曾参加过主持人大赛,成绩进了前 40。她现在的班级就只有她一个人创业,从研一开始,她就参加创业比赛。雅静基本上每年都会拿到学校的学生大赛一等奖,奖金十万块;也拿过互联网 + 北京市的一等奖,这个奖的意义是对接投资人。

雅静现在做的是视频节目,传播蒙古文化的,她的产品的买家大多是电视台,现如今,创业三年,雅静公司有 4 个合伙人,现在年流水可以做到 100 万。

刘光耀、张琳、雅静,他们都是大学生创业中的一份子。麦可思研究院《2018 年中国大学生就业报告》显示,2017 届大学毕业生半年后自主创业的比例为 2.9%,与 2016 届、2015 届(均为 3.0%)持平。创业理想是 2017 届大学毕业生自主创业最重要的动力。

但三年过去,这种现象已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创业并非一路坦途

刘光耀记得 bosie 最初的办公室是在一个工厂里面,租了 50 平方米,条件很艰苦,他出生以来并没有体验过那种艰苦,但他还是觉得很开心。

image

刘光耀一脚踏进了服装领域,放眼望去,似乎看不到竞争对手,但竞争对手又无处不在,太平鸟、森马这些品牌都在做年轻化,要去和他们打。但这一切都建立在他把 bosie 做起来的基础上。bosie,谐音 “伯喜”,是王尔德对情人的昵称,一个美貌的男人。

创业这件事情,可谓九死一生,命运并未给予刘光耀多少优待。《创业维艰》的作者本。霍洛维茨,如此总结他的创业时光:“在担任 CEO 的 8 年多时间里,只有 3 天是顺境,剩下的 8 年几乎全是举步维艰。

“第一波产品不行也没卖起来,我们当时的设计师都是学生,没有想清楚要做什么样的服装,当时有一种侥幸心理觉得服装做的差不多就行了,视频拍的酷一些,品牌推广做好一点就能起来了,当时比较幼稚,后来这条路行不通,那 70 万也花光了。”

2017 年 12 月公司融了第二笔钱,嘉程资本和天使湾投资的。这时候,刘光耀做了一个大决定,他决定把公司搬到杭州去了。

他们总结了过往的失败,发现失败的原因在于没有特点,“我们一开始的无性别可能是性冷淡,我们觉得无性别也可以做的花哨一点,张扬一点”。这样,他们又生产了一批产品,去参加了上海时装周的一个活动,被天猫招商的人看中了。

天猫店开业的第一个月,bosie 就卖了 100 万,接下来每月环比增速 40%-50%,滚雪球般迅速壮大。接下来资本就找上门来了,年底的时候,真格基金也进来了。融资敲定,资金到账,供应链又出了问题。

2019 年四五月份,正是夏装旺季的开端,bosie 的订单交付出了问题,线上一下积压了 2 万个顾客的订单没有发货。顾客开始骂 bosie 黑心商家,后台也收到了很多差评,刘光耀每天睡觉和起床都会去看看评论,刘光耀被他们骂了一个月。

一天中午,刘光耀去食堂吃饭,点了一盘土豆丝,一盘鱼香肉丝和一份米饭,两份菜都是他最爱吃的。坐下来之后,他边吃饭,边掉眼泪,眼泪就滴在米饭里。刘光耀觉得很伤心,很悲哀,他看见了自己对供应链的无能为力,也看见了自己因为认知问题而引发的准备不足。

刘光耀看到了自己的局限性。他开始找人,跟工厂聊,让公司的同事都去做售后客服,去安抚顾客,整个应对危机的过程中,刘光耀看到了自身的边界。此后,他越来越谦卑。

刘光耀创业的路走的磕磕绊绊,而张琳的创业之路也经历了一个寻找方向的过程。张琳起初想做一档综艺,但并没有找到可行的路径。然后,他们三个人就租了一个办公室,拍了很多搞笑的短视频。投资人也简历他们,别做综艺了,拍抖音短视频吧!

他们每个人都有一个人设。张琳的人设是一个在各个景点唱歌跑调的美女,李雪琴的人设是讲奢侈品的农妇,第一天,他们是在北大拍的,李雪琴站在北大的门口说了一句:“你看这狮子多湿,” 收获了几十个赞。第二天,他们就来到了清华,拍下了那条 “你看这墙多白”。当天晚上那条视频就爆了。

张琳他们还在做陌生人饭局,连续做了几次,效果都很好,于是张琳就把饭局录了下来给投资人看,投资人也觉得很有意思,“钱都投给你们了,为啥自己不干脆做一个饭局。“于是张琳呼朋引伴,就拍摄了第一期《你次饭没》的第一期样片,上线后。嘉程资本的人就找来了。

那个人叫刘思毅,他是北大新闻学院毕业的。两轮融资之间差不多了隔了半年,这半年张琳和她的创业伙伴们拍了很多搞笑短视频,钱也没怎么花。张琳觉得自己是一个创业小白,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去融资,这时候,钱自己找来了。

嘉程资本的钱进来了之后,也给了张琳和赵英男一个创业方向。投资人建议她们先把《你次饭没》的第一季做出来,立一个 IP。第一季做完后,反响不错,第二季就开始有招商和客户了,略微能赚点钱,第三季的时候收入就很不错。

image

创立两年多,张琳的巨有文化只有《你次饭没》这个 IP 赚的钱,但突如其来的疫情,使得张琳陷入困境,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去年是一个很难过的槛,我当时惶惶不可终日,觉得怎么办,综艺第四季招不到商,我整个人就很慌!”

刘光耀和张琳经历了这些创业窘境,他们的师兄们早年也经历过。2000 年,刚刚创业一年的童之磊,他的数字出版业务就遇到了窘境,公司只剩下了 3 名员工,为了活下来,童之磊找了份月薪几万块钱的工作,靠着这份薪水支撑了公司正常运转。

童之磊当时给自己开的月薪是 1200 元,同事的工资比他高一些,这样公司支撑了一年。而对周亚辉来说,曾这样描述他创业的感受,经常生活在绝望之中,看不到那天会成功,也看不到希望。当然对大学生创业者来说,他们所经历的挫败也在转变成未来前行的力量。

时间的熔炉

2019 年,三元桥凤凰汇写字楼的二层,青山资本办公室的一个会议室里。青山资本的创始人张野坐在刘光耀的对面,他们两个有一年没见面了。刘光耀此番从杭州来到北京是融资的,聊了一个小时,张野开始琢磨,用一个什么样的问题,可以问住对面的刘光耀。

“你看服装,第一阶段是供应链驱动的,80 年代,谁有生产资源,谁能够生产出来东西谁就卖的很好;第二阶段是渠道驱动的,90 年代到 2000 年初,十年的时间中国街边店、百货店和 shopping mall 遍地开花,还有后续的淘系品牌的流量红利,渠道为王,很多服装品牌因此兴起;当下你创业的时代红利是什么?” 张野问。

张野看来,“任何企业的兴起都是把握住了时代的红利,这是一个非常难的问题,我觉得至少要想一想再回答,或者他会给我一个太极拳式的回答。” 结果刘光耀很快回答了我,“我抓住的是时代的审美红利。“

“人们在追求更好的审美,并且审美的传导周期大幅度地被压缩。审美红利的背后是很多结构性变化,人群的变化,比如年轻人成为主力消费者,渠道的变化,比如社交媒体的普及。” 张野阐述。

尽管张野没难住刘光耀,但他还是很兴奋,他觉得这个男孩子关于的创业的方向已经想得很清楚,他没有再犹疑,当天就拍板,决定投资 bosie 了。

青山资本的张野认识刘光耀是在 2018 年,一个师弟把刘光耀介绍给了张野。“那时候光耀太年轻了,他只是想在服装领域创业,但他对服装行业还不懂,不了解供应链的情况,他对自己要做的事情也没有想的很清楚,想做一个潮牌。”

那时候张野没投刘光耀,而是一直在观察他,观察了一年。那时候起,张野会定期和刘光耀通过微信和电话的方式保持交流。2019 年,刘光耀正式的来到三元桥凤凰汇,找张野聊了聊。那时候 bosie 已经开始有销售了,刘光耀也找到了无性别服饰这个概念。

其实对大学生创业者来说,找方向是一件相当重要的事情。第一波休学创业者也曾经面临找创业方向的问题。据《南方人物周刊》2012 年报道,周亚辉第一次创业失败后,觉得他不懂技术,就去了陈一舟的千橡互动。

陈一舟给了周亚辉很大的启发,他告诉周亚辉,“互联网上第二拨创业者肯定比第一拨更难成功,上一拨创业时,哪里都是空地,你占一片就可以。现在,已经有几个大城市了,我们只能做游击队,一边找几片相对肥沃的草地,逐渐变成小村庄,一边寻找其他草地。”

周亚辉很快就找到了他的创业空地,网页游戏。“小时候看圣斗士星矢,他为了打败对手,把自己的五感全毁了,只剩下第六感,才打败了对手。我很笨,能力又不特别强,所有的精力和时间都花在工作上,花在未来的挑战上,才有可能做得成。” 周亚辉曾如此说。

刘光耀何尝不是,他一心一意,拼尽全力去成长。刘光耀的学习能力使得张野非常的惊讶,仅仅一年时间,他对整个服装产业已经相当了解了,关于服装的供应链、库存体系,面料、加工这些,还有下游的经销商管理,他都很娴熟。也找到无性别服饰这个概念。

当然,张野看到的这些成长对刘光耀来说付出时间和精力就够了,而真正难的成长则是心灵的历练。2019 年下半年,刘光耀和合伙人李齐贤在公司的战略上,发生了重大的分歧。刘光耀希望 bosie 成长为一个大众化品牌,而李齐贤希望 bosie 保持尖锐度,服务特定小众圈层。

因为方向不一,刘光耀和李齐贤两个人产生分歧的频率越来越频繁,最后的结果是李齐贤退出。“这是一个非常难的决定,上半年供应链危机我掉了眼泪,这一次我没有哭,但我花了一年时间才走出来,” 刘光耀描述。现在的李齐贤去北大光华管理学院攻读 MBA 了。

“我在公司的角色是 CEO,跟我的年龄无关。作为 CEO 应该有充分的商业决断能力和情绪管理能力,学会在工作中保持理性。这是我在和齐贤的互动中收获的很大的成长”,刘光耀阐述。

今年 7 月份,张琳硕士毕业。毕业典礼的时候她还在想,“如果刚毕业,拿到融资肯定充满豪情壮志,准备大干一番,而不是像我现在这样,已经被摧残了三年,非常的平常心,守恒、守常。

“巨有文化 “团队目前有八个成员,都是年轻的 95 后甚至 00 后。“我们不会让员工加班,周末也让大家出去玩,跟朋友聊天,我们的选题都来源于生活,来源于青年人,甚至很多选题都是前一天晚上跟朋友聊天时朋友所抱怨的点。” 张琳描述。

戴威是大学生创业的一个分水岭

创业对于这些年轻创业者的重塑,一直都是如此。清华第一届休学创业的童之磊和周亚辉都经历过,资金链紧张时,他们搬出了学研大厦。

对于童之磊和周亚辉来说,当年的休学创业似乎只是商业上的一次演练。周亚辉说:“我觉得大学生创业,其实就是拿着一把木头枪上战场,觉得自己很英雄,实际上是个木头枪,一枪就被人打死了,自己还打不死别人。”

寥寥数语,给他们过往的一段时间做了总结,并不云淡风轻,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其间付出了多少。

幸运的是他们的创业时间节点是在 1999 年,那时候的中国互联网,新浪、搜狐、网易初具雏形,马云创业的大旗刚刚拉开,腾讯刚刚在 2 月份开发出了汉化版本的 OICQ,那个时期中国互联网行业充斥着比比皆是的舶来品,三大门户长得跟雅虎差不多。

即便是大学生创业又苦又累,且找不准方向,但那时候的中国互联网还是一大片空地。周亚辉只用了 4 年时间,他就做到韩国韩国网页游戏的第二名,日本已经做到了第一名,他公司在当时已经估值 10 亿。

大学生创业在那一时期,不缺机会,缺的是创业的经验,只要锻造好了自身,创业成功的概率还是蛮大的。那一时期可以视为大学生创业的白银时代。

2010 年,智能手机 iPhone 4 诞生,世界真正进入了移动互联网时代,而 iPhone 4 给移动互联网的创业者带来的是大片的空地。这一时期,有两个大学生创业者的项目炙手可热。

一个是在 2008 年创立饿了么的张旭豪,还有一个是 2015 年创立了 ofo 的戴威。这两个项目使得大学生创业变得炙手可热。“戴威是大学生创业的一个分水岭,” 刘光耀认为,“他的经验是别人一辈子可能无法企及的高度,但大多数创业者可能在意的是结局吧。”

image

张旭豪和戴威的创业是在一个万众创业的背景中,他们又撞上了风口型项目,市场上资本的供给变多。

清科集团私募通统计,2014 年 VC/PE 机构共新募集 745 支可投资于中国大陆的基金,较十年前市场规模增长近 10 倍。这是因为中国经济处于转型期。“以往资金普遍流入高利润的房地产行业,但 2014 年传统行业如钢铁、石化、煤炭产能过剩。” 一名创投界人士分析。

而充裕的资本,给了共享单车的拼杀提供了子弹。这一时期,可以被视为大学生创业的黄金时代。不缺机会,也不缺资本。戴威创业的 2015 年,据麦可思数据显示:超 20 万 2015 届大学生选择创业,自主创业比例呈上升趋势。

岁月洗净铅华,戴威和张旭豪,一个共享单车梦碎;一个套现离场,亦是风光无限(2018 年,张旭豪的饿了吗以 95 亿美金的估值卖给了阿里)。而童之磊的中文在线已经上市多年,周亚辉则做起了投资,以投资笔记走红投资圈。

大学生创业的故事变成了刘光耀、张琳和雅静这里,资本也早已没了共享单车时期的疯狂,回归理性,风口型的创业机会似乎也越来越少,这一时期其实可以被视为大学生创业的青铜时代。

万物资本和浅石创投合伙人郑毅,原陌陌科技运营副总裁,他告诉《深网》,“我参加过一些学校组织和地方组织的大学生创业大赛,坦白来说,目前大学生创业大部分还是以模式创新为主,从实验室的维度孵化一些前沿科技对大学生而言还是比较难的。”

“现在的创业门槛越来越高已渐成趋势,如果我们看 2010 年的 100 个创业者和 2020 年的 100 个创业者,来自于名校和家族背景出身比较好肯定是多的,这种趋势的形成有其复杂性,” 郑毅解释。

郑毅解释,“第一,信息的流通和基础设施的成熟,使得竞争的维度扩大化;其二,2015 年以前,美元投资机构投资偏好圈层化,他们喜欢从麦肯锡、宝洁等机构出来的创业者,教育背景多半是常春藤名校,做的事情大致都是中国版的 Facebook、Google。其三,人民币基金双创后的如火如荼也鼓励了创业者创新的多样新,人民币基金当下的沉寂在某种程度上减少了创业者创新。”

“经过了 PC 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信息撮合匹配这种创新的机会今天已经特别少了,” 郑毅指出。朱啸虎告诉《财约你》,在消费端肯定是年轻人更懂年轻人的需求,但在产业互联网领域可就不一定的,创业者还是需要懂行业的。

而近几年的风口型机会中,芯片也好、社区团购也罢,还有今年如火如荼的新消费和产业互联网。当下的风口型项目都不是大学生创业可以切入的赛道。有一位不愿具名的投资人告诉《深网》,他们投消费,主要看的是创业者有没有供应链的经验。

“这一届的创业者大多都很年轻,对本土文化也很自信,他们中大多数有海外生活的经历,有一部分是产品经理出身,相对来说,对供应链也比较熟悉,” 华映资本的创始管理合伙人季薇阐述。华映投资了李子柒,和府捞面,壁仞科技等项目。

现如今,大学生创业项目的话题还是褪去了昔日的荣光,鲜少被提及。而这些,对走在创业路上的年轻人来说并不重要。

对刘光耀而言,把每一个细小的事情做好,未来才是坦途。刘光耀现在已经成为 bosie 的 “野生代言人”,猎头替 bosie 找一个高管的时候,起初,对方并不心动,猎头就问他,“你不想见见北大清华 95 后的 CEO 长什么样吗?” 结果,还就成了。

来源:深网

极速分享网每天给大家分享最及时的有奖活动,好用的软件,实用的技巧,有趣的网络文摘。

因分享而起,因缘而聚,世界那么大,你来就好。

我在等风也等你,请记住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