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分享网 - 关注网络资源,用心与您分享。

首页精彩网文正文

FF 上市大涨,竟然还有人相信贾跃亭?

山丘2个月前35浏览量贾跃亭

1

文 / 张嘉豪

来源:资本侦探(ID:deep_insights)

“之所以放弃一切,只为把 FF 做成,尽快彻底偿还余下的担保债务!全力以赴实现梦想,不遗余力!” 这是贾跃亭卸任 FF CEO 一职时所放出的豪言壮语。(法拉第未来 FARADAY FUTURE,简称 FF)

他的确放弃了一切,2017 年乐视大败局之际,贾跃亭只身赴美,他一度在与妻子甘薇的越洋电话中哽咽:“小薇说可以做事业,但是家庭怎么办,房子都被冻结了,就剩一套房子,还是用她妈的名字买的,小薇的卡也被冻结,只能刷 2000 块,小薇都说不相信我了。”

时光飞逝,很多人都说 “造车” 是压垮乐视的最后一根稻草,如果不造车,乐视不会倒。历史没有如果,今日承载着贾跃亭造车梦想的 FF 登陆纳斯达克,但新造车的市场早已变天。

悲壮的贾跃亭早在 2014 年便躬身入局、2017 年推出首款车型 FF 91、一度被认为有机会干掉马斯克。但如今市场上却没有他的位置 —— 特斯拉 “风光无限”,蔚来、理想、小鹏 “齐心协力”,威马、零跑、哪吒、爱驰 “各有千秋”,小米、百度、滴滴 “蓄势待发”……

而命途多舛的 FF 已经累积亏损超 23.9 亿美元,旗下首款量产车型 FF91 至今仍未量产。毫不客气地说,此次上市后到手的 10 亿美元资金,对于 FF 来说只是杯水车薪。

“起了大早,赶了晚集”,仍然没能实现量产的 FF 还有机会吗?贾跃亭还有机会吗?

贾跃亭(右)坐着FF去纳斯达克出席挂牌仪式 

贾跃亭(右)坐着 FF 去纳斯达克出席挂牌仪式

命途多舛

FF 和贾跃亭一样,一路走来,历尽坎坷。

2014 年,在美国试驾特斯拉之后,贾跃亭下定决心进军电动车行业。同年投资了电动汽车初创公司 Atieva(也就是后来的 Lucid Motors),并大力推动乐视旗下的乐视汽车,又在 2014 年底在美国投资建立了法拉第未来 FF。

刚下定决心,就迅速投资并同时推动三条造车线,可以看作是他的实干家精神,但也可以看作他性格中的某种不安定因素:不满足一次只做一件事,而是想要尽快地将触角伸向不同的地方。事实证明在后来,Lucid Motors、乐视汽车和法拉第未来三者之间复杂的关系和利益纠葛不只是扰乱了大家的视线,同时也伤害着贾跃亭的造车梦。

此后,Lucid Motors 与乐视汽车都不了了之,只剩下 FF 在北美大地一家破旧的工厂中残存着,成为了贾跃亭唯一的筹码。

乐视汽车 

乐视汽车

事实上,FF 的起步还算是顺利,从特斯拉、宝马等企业吸引来了一大批技术和管理人才。2016 年 6 月,FF 获得了美国加州自动驾驶测试执照并宣布投资 10 亿美元在内华达州建设超级工厂。2017 年 1 月 3 日 FF 在拉斯维加斯发布 FF91,一时间也收获了不少的鲜花和掌声。

而那时候,未来的 “出行教父” 李斌还在易车和摩拜中鏖战、理想汽车也还没有任何产品。

可好景不长,没过多久乐视危机就全面爆发了。FF 高调成立时吸引来的高管和工程师们纷纷离职,内华达的建厂计划也因欠款而不得不推迟并最终被放弃。

曾在宝马和德意志银行任职 30 年的 Krause 坚持了下来,并为 FF 筹划资金,但这个过程异常艰辛,因为融资不顺的问题似乎并非出在产品上,据外媒报道,投资者只有在贾跃亭交出控制权,或者允许进行破产重组时才愿意参与投资。这也是克劳斯希望促成的结果,然而贾跃亭拒绝放弃任何权利。

局面僵持不下。2017 年 10 月,FF 迎来了新一轮的离职潮,Krause 也离开了,FF 濒临破产。

但 FF 的价值,大家都看在眼里,虽然摇摇欲坠,但泰国正大集团,中东、欧洲的财团,盛大的陈天桥等都曾对 FF 的投资表示过兴趣。

最终击鼓传花的彩头落到了恒大身上,2018 年 6 月恒大以 67.467 亿港元入主 FF,恒大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家印一行在 7 月来到位于洛杉矶的 Faraday Future 总部进行视察。

然而蜜月期太短,双方因为控制权问题存在分歧而对簿公堂,恒大健康发布公告称,2018 年 7 月,贾跃亭提出恒大的 8 亿美元已基本用完,要求恒大再提前支付 7 亿美元。恒大为了最大限度支持合资公司的发展,与贾跃亭签订了补充协议,同意在满足支付条件的情况下,提前支付 7 亿美元。

而贾跃亭利用其在合资公司多数董事席位的权利操控合资公司,在没达到合约付款条件下,就要求恒大付款,并以此为借口于 2018 年 10 月 3 日在香港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剥夺恒大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并解除所有协议。

贾跃亭则表示,保留创始人控制权是 FF 接受恒大投资的唯一条件。在 2017 年 11 月签订融资协议后,基于对恒大的诚意和信任,FF 提前把 45% 的股权全部转让给恒大,而 FF 只获得了头期 8 亿美元的资金。相对于 20 亿美元的交易对价,恒大还应该向 FF 支付剩余的 12 亿美元投资款。

不过,商场上只有永恒的利益,没有永恒的敌人。2018 年最后一天,恒大健康发布公告称,公司与贾跃亭控制的 FF 达成了重组协议。

许家印与贾跃亭 

许家印与贾跃亭

此后的 FF,便 “消失” 在了国内的舆论视野里。

2019 年,贾跃亭在美国申请个人破产重组,在经历了漫长的听证与仲裁之后,贾跃亭个人破产重组方案终于在 2020 年 5 月举行的听证会上获得了加州中区破产重组法院的最终确认和通过,即贾跃亭将全部资产(FF 股权)放入债权人信托,将来通过 FF 股权的价值来偿还债务。

一年后的今天,FF 与特殊目的收购公司 Property Solutions AcquisitionCorp (简称 “PSAC”) 进行业务合并完成上市。这次交易将为 FF 提供 10 亿美元的资金,以支持旗舰车型 FF91 的量产和交付,并将在交易完成后的 12 个月内为 FF91 的量产提供全部资金,合并后公司估值约为 34 亿美元。新一轮的资金注入又点燃了贾跃亭和他的债权人的期待。人们翘首以待,等待着法拉第未来的未来。

FF位于纽约的体验中心 

FF 位于纽约的体验中心

错失良机

长者曾说:“个人努力固然重要,但更要考虑到历史进程。” 贾跃亭与 FF 固然努力,但他们确实错失了一个时代。

2013 年 9 月,财政部与科技部联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推广方案,中国特色的巨额产业补贴政策随之出炉。相比过去的试水,这份文件真正释放出了空前规模的政策补贴。

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也随之走上了占世界份额半壁江山的狂飙之路。

大洋彼岸的马斯克,率先嗅到了新能源汽车在中国土地上开花结果的可能性,7 个月后就飞抵北京商谈特斯拉进入中国市场的种种可能性。

又过了 7 个月,作为国内第一批体验特斯拉 model S 的用户,汽车之家创始人李想和易车网创始人李斌合伙成立了蔚来汽车。接着,趁着政策的东风和能源转型的大趋势,许许多多的本土新能源车企在中国成立,以特斯拉为首的外国车企也享受着政策优惠进入了中国市场。

随着新能源汽车行业 8 年左右的发展,各大车企经历了各自的痛苦和坎坷后走上了不同的道路。有的立稳了脚跟,成为了行业的领军者,如蔚来、理想、小鹏。这三家在 2014 年及以后诞生的公司现在被称为 “新造车三杰”。其中,蔚来汽车得到了合肥 70 亿元的战略投资,得到了起死回生的机会。

现在回过头来看,在中国大力发展新能源汽车的背景下,无论中国本土车企还是外国汽车巨头都曾享受到时代的红利。而由中国人创立在美国的 FF,却遗憾地错过了中国市场的快速发展期。

往事不可追,那么接下来,还有人相信贾跃亭吗?FF 还能有命翻盘吗?

资金方面,FF 目前还没有产生任何营收,而在过去的两年时间里,FF 的总开支分别为 1.1 亿美元、6494 万美元,净亏损 1.42 亿美元、1.47 亿美元。虽然国内的几家新造车也都处于亏损状态,但毛利率转正已是趋势。

产品方面,有报道称,FF 91 将设立 5 万元的可退预定金额,并且新车将于今年九月份正式亮相。现在 FF 91 在加州工厂生产,法拉第未来还表示 FF 81 和 FF 71 会在 2023 年和 2024 年开始量产。而据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官方 APP 显示,旗下首款车型 FF 91 正式开始接受预定,并且预计将在 2022 年第一季度正式完成交付。

FF91 定位豪华车,该车在中国的售价预计为 200 万元人民币,美国售价将为 20 万美元。令人匪夷所思的是,FF 去年的研发支出仅为 2018.6 万美元,约合人民币 1.3 亿元左右。这并不符合 FF 的气质,毕竟蔚来在 2017 年的研发支出就已经达到了 26 亿元。

今晚,FF 登陆纳斯达克,盘前涨幅一度扩大至 50%。截止发稿,FFIE 涨 19.45%,现报 16.46 美元,成交额超 3000 万美元,总市值 53 亿美元。就在今天白天,持有 FF 20% 股份的恒大汽车也一度大涨 20%。按照目前 1645 亿港币的市值计算,仅今天上午增幅近 380 亿人民币。

这又一次让人见识到贾跃亭的神奇魔力。资本市场不相信眼泪,互联网也没有记忆,或许大家都忘了 2018 年融创孙宏斌的那句 ——“再借他 100 亿,我傻逼啊。”

极速分享网每天给大家分享最及时的有奖活动,好用的软件,实用的技巧,有趣的网络文摘。

因分享而起,因缘而聚,世界那么大,你来就好。

我在等风也等你,请记住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