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分享网 - 关注网络资源,用心与您分享。

首页精彩网文正文

印度综艺,大开眼界

山丘10个月前301浏览量

回看2020年,虽然恋综仍是综艺市场的重要品类,但已不似最初那么令人上头。韩国搞了个离婚综艺出来,话题性倒是有了,国内也有跃跃欲试的跟风者,又总觉得价值观容易跑偏——劝和不符合互联网政治正确,劝分不符合公序良俗,总之就是难!

倒是一直被我们忽略的印度综艺,这几年搭上netflix后小步快跑,诞生了不少恋综佳作。

1

这部名为《宝莱坞太太们的闪亮生活》拍摄于2019年底,今年11月27日首播,最近硬糖君才找到汉化版。本以为是《比弗利娇妻》的印度版,却不料印度娇妻秀竟让人欲罢不能。

印度何晴与她的朋友们

印度宝莱坞,宛如韩国忠武路,不仅是外界关注的焦点,也是印度演员为之奋斗的终极目标。对于大众而言,一部揭秘宝莱坞太太们生活的综艺,显然很能满足窥私欲。

《宝莱坞太太们的闪亮生活》,将镜头聚焦于四位或是宝莱坞演员或是宝莱坞家属的女性,记录她们的生活与友谊。

长相颇似中国演员何晴的尼拉,曾经是宝莱坞女星之一,在上世纪90年代很是走红过一阵。但随着结婚生子,尼拉选择回归家庭,做起了时间相对自由的珠宝设计师。

始终占据C位,看起来最碧池的马西普,曾是知名模特,也是印度影星希里黛玉的妯娌,嫁给了印度男演员桑杰·卡普。将孩子与家庭视为人生第一要义的她,婚后同样经营起了珠宝设计生意。

曾与尼拉多次合作电影的昌奇·潘达,宝莱坞十大男星之一,他的妻子巴瓦纳则作为第三位娇妻加入节目。巴瓦纳曾是设计师,目前致力于打造印度自己的快时尚品牌。

昌奇的侄女希玛,同样嫁给了宝莱坞知名导演苏梅,婚前她便与马西普、尼拉等人相识,如今在马西普的店铺楼上开设了自己的服装设计品牌,并为客户提供着装咨询服务。

这四位宝莱坞太太相识时间超过25年,节目便以她们四人作为四个支点揭秘宝莱坞的社交生活圈。原本以为印度娇妻秀会和美版一样,动辄互撕,偶尔上演个武斗,节目外还要互相diss勾心斗角,没想到印度太太们的生活并不抓马,但很有趣。

相对来说,前好莱坞影星尼拉与希里黛玉妯娌马西普的镜头更多,故事也围绕着两位展开。没有过多铺垫,节目第一集便以一场舞会前的话别初步勾勒四人的关系。

卡普家族是印度著名的演员世家,也是印度豪门之一。作为卡普家族的适龄女孩,马西普的女儿沙丽娜,受邀作为唯一一位印度名媛,参加2019年巴黎名媛舞会(李连杰在片中乱入)。马西普则迅速召集闺蜜们,分享自己临行前的心情与不安。

短短十来分钟的闺蜜聚会,就可以看出四人的性格:喜欢主导一切的马西普、性格冲动咋咋呼呼的希玛、低调沉默总是习惯性附和她人的巴瓦纳以及看似温和实则是主导者的尼拉。因为每个人都有鲜明的性格特点,在即使不了解宝莱坞演员+对印度人脸盲的情况下,硬糖君还是牢记住了每一位娇妻。

原本因马西普的强势性格,以及第一集几乎所有故事都围绕着名媛舞会展开,硬糖君一度以为马西普才是节目的C位。随着第二集马西普返回印度,四位太太开始聚会才发现,“尼拉要不要回归宝莱坞”才是节目真正的主线。

16岁入行的尼拉在宝莱坞摸爬滚打十几年,在颜值巅峰时期急流勇退。虽说同为宝莱坞女星,但尼拉距离玛杜丽姬、希里黛玉等宝莱坞真一线还有很大差距。这也是她为什么一直追问闺蜜们:我可以吗、我的脸是不是垮了、我能做好吗。

换言之,你也可以把这部娇妻秀看作一个前·职业妇女如何在朋友的鼓励下再度追梦的历程。

豪门生活也可以正能量

从网络群众对赌王四房恩怨、洗米华正宫与小三斗法的讨论热烈程度不难发现,豪门生活确实对群众具有强吸引力。但海外的一系列豪门真人秀,免不了互撕炫富等负面内容,即使国内制作团队深知其号召力,也不敢轻易触碰。

《宝莱坞太太》则提供了另一种思路——豪门生活也可以正能量。

正能量不是靠花字和后期效果喊出来的,而是从节目中流露出来的。大众对豪门的刻板印象主要有几方面:不事生产,对劳动人民极尽剥削之能事;没有同理心,觉得世界该围着自己转。

希玛在节目中直言,因为信息不对等,外界对宝莱坞娇妻们总有一种错觉,她们每天的生活就是购物聚会无所事事,“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工作,而且很忙。”虽然性格冲动易爆炸,但面对挑剔的客户,希玛是有求必应。在换了N套造型后,客户还是选择了希玛推荐的第一套造型,“但这就是常态。”

如果说美版娇妻秀放大了女性性格中多疑、嫉妒、贪婪等负面情绪,那么印度娇妻秀则展示了女性温和、自省、守望相助的一面。

虽然丈夫和女儿都在鼓励尼拉返回宝莱坞工作,但真正让她下定决心的是与女性制片人的深谈以及闺蜜们的鼓励。比起丈夫一味地“你可以的,你去试试”,制片人朋友更敏锐地发现了尼拉的结症所在,并以一句“你16岁时就有的勇气,为什么50岁时反而消失了”点醒了她。

印度社会的性别矛盾,尤其是男性对女性物化及不尊重等问题,在这部综艺中也有体现。

除与丈夫分居的希玛以外,其他三位闺蜜带上丈夫举办了小型7人聚会。在聚会上,马西普提到最近一些在Z世代中流行的词汇,让大家猜测含义。MILF(Mother I like to f*ck)一词,引起了马西普老公桑杰以及希玛的极度反感。

桑杰在后采时表示,这个词听起来让人不舒服,作为男性他听到这个词觉得很生气;希玛则直言,虽然年轻人把这个词视为恭维女性的意思,但她认为这就是在赤裸裸地物化女性。

在另一集卡普家族的小型聚会上,马西普的女儿和侄女则一起教育14岁的弟弟,要懂得尊重女孩子,情人节即使出于礼貌也该给女孩子送花。

当然作为真人秀,节目中也少不了争执环节。巴瓦纳与希玛因为朋友吵架时该不该站队而争吵,在聚会上因为不擅社交丢下妻子跑路的尼拉老公,但这些争吵不过是每个人生活中都可能出现的小插曲而已。

美版娇妻秀给人的感觉是女人们被黄金枷锁套上了脖颈还不自知,印度娇妻秀则是一群通过自己努力或机缘跻身富豪阶级的普通人,仍在继续努力为家人和自己创造美好生活。

神秘的印度才是隐藏对手

因语言、审美等原因,我们对印度剧综关注不算多,但印度或许才是未来中国文娱出海的强劲对手。

提及印度文娱,多数人第一反应仍是“一言不合就跳舞”。但随着印度新锐影视公司的崛起,印度剧综还是颇为可观。

电视剧方面,印度多以神话元素为创作题材,且现代剧及古代剧均可灵活植入。这类剧集在国内影响力不大,仅有《摩诃婆罗多》《众神之神》等少数几部拥有姓名。但在东南亚国家,印度电视剧的受追捧程度要胜于华语剧。

我国观众对印度综艺则更为陌生。与中国一样,印度自制综艺起步较晚,且早年综艺以竞技类为主,这几年随着Netflix的进入,印度综艺有了突飞猛进的变化。

先说说Netflix时代之前的印度综艺。虽然“一言不合就跳舞”被玩梗多年,但也必须承认印度人民就是能歌善舞,舞综是印度综艺市场上最重要的品类。从题材细分看,舞综又可分为素人舞蹈竞技、明星跳舞battle、以及与星共舞等几类,嘉宾则多为印度知名舞蹈家。

其次则是谈话类节目,印度文娱受欧美影响更大,谈话类节目也很有美国那些艾伦秀之类的感觉。其中较为知名的包括印度知名导演卡然的个人谈话秀《与卡然喝咖啡》(促成了玛杜丽姬与希里黛玉舞蹈battle名场面),揭露印度种种社会问题、由阿米尔汗主持的《真相访谈》等。

Netflix这几年在印度则以制作恋综为主,除揭秘印度豪门生活的《宝莱坞太太们的闪亮生活》外,2020年还制作了电视相亲综艺《印度媒婆》。

虽然媒婆这一古老职业存在了几千年,却因互联网而受到冲击,这部综艺请来印度最知名的媒婆西塔,由她以最古老的方式为Z世代们筛选真爱。导演卡然则也受到Netflix邀请,主导另一档《爱情教练》恋综,以宝莱坞名人的身份帮助单身男女脱单。

Netflix出品的印度综艺有一些共同点:时长短(40分钟左右)、期数少(10期以内)、没有任务引导、无后期特效及花字、毫不留情地抛弃无用镜头。

打个比方,如果是国内来做一期名媛舞会,光是李连杰与桑杰相遇这一幕就要通过前采后采、特效花字和多镜头反复剪辑凑个半小时。但在印度综艺中,两大明星的social只占了不到5分钟。

Netflix制作的节目,目标受众不仅是印度本土观众,还有海外市场。精炼内容的好处在于,人物个性更加突出,节目主线更清晰。对于我等对印度演员并不熟悉的海外观众,节目内容越集中,越容易记住人物。

更重要的一点,印度综艺居然没有“爹味”,不会时不时端出一盆正能量鸡汤。节目中所有人物的金句、正能量互动都是自然发生,没有令人头皮发麻的“上课时间”。

当然印度娱乐圈问题也不少:年轻一代青黄不接,且演技普遍较弱,更丢了舞蹈功底,活跃在综艺及影视舞台的始终还是上世纪成名的一批中老年演员。

有人说未来是“龙象之争”,印度与我国的较量势必扩展到更多产业。阿三早已不是过去的阿三,不妨先从研究印度综艺开始。

来源:娱乐硬糖 微信号:yuleyingtang

极速分享网每天给大家分享最及时的有奖活动,好用的软件,实用的技巧,有趣的网络文摘。

因分享而起,因缘而聚,世界那么大,你来就好。

我在等风也等你,请记住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