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分享网 - 关注网络资源,用心与您分享。

首页精彩网文正文

他身价过亿, 在东北只手遮天, 24女星和他有染, 临刑前只说了6字。

山丘2年前1365浏览量乔四

乔四,原名宋永佳,哈尔滨人,1948年出生。因为他家住在桥边,在家中排行第四,因此众人都叫他“大桥老四”或者“乔四”。他在哈尔滨可以说是神通广大,能呼风唤雨。他自己曾得意地自比当年上海滩的黄金荣。

他本是当地的一个普通砖瓦工人,是社会上的一个小混混。他在混混的生活中,他发现了一丝商机。当时,房地产市场拆迁工程利润大,可是没有几个人敢接这“瓷器活儿”。政.府的拆迁、规划、基建等部门,他们在工作中对那些所谓的“钉子户”和“刺头”那是十分头疼。

于是,乔四就发挥自己混混的特长,网罗了几十个弟兄,就是那些地痞流氓和“两劳”释放人员等一些亡命之徒,专门“帮助”政.府拔“钉子户”。

1987年,乔四承包了某工程的拆迁工程。一天,他把小区的所有住户召集到一起,一菜刀剁下了自己的一个小拇指,对身边所有的住户说,“只要谁能照着我这样子做一遍,就可以不用搬走了。”结果可想而知,这次的拆迁任务在规定的时间内圆满完成。

于是,一些拆迁单位和建筑单位纷纷高价聘请乔四。乔四站到哪里,哪里的“钉子户”没有一个不害怕,不听他的。哪里出现了“钉子户”,只要一个电话,乔四就带人找上门去,打着政.府的旗号,以恶开道,威胁、桐吓,加上大打出手,“钉子户”没有拔不掉的了。

乔四因为承揽道里区市场拆迁工程,与另外两个拆迁队发生了纠纷。他在工地大打出手,打伤一人,打昏一人。他还气焰嚣张地宣称:“这儿的活不准你们干,都滚。”在他的淫威下,另外两个拆迁队退出了这一拆迁工程。

乔四用8万元的价格把这个工程抢了过来。然后,他转手以18.5万元转卖给了他人,举手之间就获利10万元。凭着他的恶行霸道,整个哈尔滨市的拆迁业就被他垄断了。

北环路进行拆迁时,该工程以340万元的价格公开招标,乔四凭着垄断市场的优势,硬逼着人家把价格提到400万元给他,他一次净赚60万元。

统一黑.社会成霸业

垄断拆迁业只是乔四迈出的第一步。此后,他凭借自己的势力,又垄断了全市的建筑业,还霸占了许多酒店、舞厅和夜总会,就是汽车修理等市场他也插手。他这个黑道的霸头,可以说是强拿恶要、敲诈勒索、滥伤无辜、为非作恶,可是因为当时的社会需要,竟然被市拆迁业和建筑业尊称为赫赫有名的“企业家”,并当上了龙华建筑公司副总经理!乔四凭着自己的流氓霸道,使自己的集团像吹气球一样“涨”了起来。

八十年代未期,哈尔滨的黑社会主要有三股势力,其中能和乔四相提并论的,主要是开舞厅的郝瘸子和杨馒头。

就是这么厉害的几个团伙,也被乔四一个一个收拾了。乔四和郝瘸子最后因生意问题翻了脸,乔四就派手下的炮手用猎枪打断了郝瘸子的双腿。乔四接着又收服了杨馒头、小克和小飞等团伙,称霸了整个哈尔滨市,成了哈尔滨市名副其实的黑.道“老大”。

乔四的金字招牌

随着乔四势力的不断扩张,他的名声越来越响亮,有一些老一辈的大哥不得不甘拜下风,可是他们又怕失了面子,就称他为“乔四儿”。接着,乔四当了公司老总,对外签合同,必须得让签“乔四”才行,签“宋永佳”,他就不认账,对方也不放心。因为“乔四”在当地家喻户晓,具有权威,让人放心。

乔四的金字招牌打出来了,他的坐驾,也和他的名字一样,在哈尔滨是一个特色。他的坐驾是一辆黑色奔驰,车号是“黑A88888”,他的车没有一个交警敢拦,只要“黑A88888”一上路,所有哈尔滨的车都得给他让路,比警车开道还管用。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是乔四集团的信条。乔四集团的首要勾当,就是暴力拆迁、收巨额保护费、砍人,以及经营娱乐场所。乔四本人,也是尽兴声色,他霸占和强奸了许多未婚的和已婚的女子,当时人们说他是“夜夜做新郎”。

据说,乔四走在大街上,只要看上了哪个女人,他的车就会缓缓地开到那个人的身边,然后下来两个人,把那个人抓到车上,然后,车开起来就走了。不过乔四还有点“良心”,只要是被他强奸的人,事后他还会给些“补偿金”让人家带走。

乔四一帮人的生活更是花天酒地,荒淫无道。他们中有的人,住着占地4000平的豪华乡间别墅;有的开着高级轿车,拥有当时中国最早的奔驰600和别克车队;拥有现代化通讯工具;有随时出境的通行证;有直接坐车到停机坪的特权。

去酒店吃饭,他们要占位置最好的包间;到宾馆住房,要包最高级的房间,如果这个房间住了客人,那也得立即给他们腾出来……

乔四手下的一帮人,手段相当残暴。假如哪个有钱人想报复仇家,只要找到乔四,给足够的钱,那绝对不会再有后顾之忧。在黑龙江范围内,只要有人说自己和乔四有关系,那这个人在当地,马上就成了老大,没有人敢惹他。

一次,乔四得到一个情报,说是一个平时与他有矛盾的人,正在舞厅跳舞。于是,乔四就让他的手下去把那个人带回来。他的手下到了舞厅,一把抓住那个人,把他带到车上,一刀就往那个人的腿上刺了下去。接着,那个人被带到了乔四的面前。乔四一刀一刀地,朝着那个人的头和背砍下去。那个人苦苦哀求着说:“四哥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和你做对了。”乔四凶狠地说:“四哥是你叫的?你得叫四爷,给我在地上爬过去。”无奈之下,那个人只得在地上爬来爬去,这才过了乔四一伙的关,捡回来了条命。

乔四集团,不仅是当时哈尔滨恶势力的龙头,也是东北最大的黑恶势力团体。他们有着二十多个分舵、上千名的打手,替他收保护费,抢女人和砍人。乔四靠着自己的双手和胆魄,烧杀抢掠,成为一方的霸主,震惊了全中国。可以说,他躁一踩脚,整个东三省都要抖一抖。中国最早的别克车队、奔驰、私人直升飞机等,都是他买的。在别人都还在嫉妒万元户时,他已经是亿万身价,一千多个保镖,二十多个分舵,数万小弟。

乔四集团的罪恶行径终于惊动了中.央领.导

1990年8月,对乔四集团等犯罪分子实行大围歼的命令下发。乔四集团所有头脑几乎全部落网。

1991年6月,郝伟涛、宋永佳(乔四)、王伟范等14名罪犯被判死刑,立即执行;

判死缓和无期徒刑的各1人;判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的20人;判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有期徒刑缓刑和免予刑事处分的11人。大会后,14名被判死刑的罪犯被押赴刑场,执行枪毙。

据说,乔四落网之后,知道自己是必死无疑,只是当时快过新年了,乔四想出10万块钱,想多活半年,等过了年再死,但是没有得到批准。

有人给乔四求情,说只要能保乔四一命,乔四愿意自己出钱修一条高速,当初修一条高速,即使最短的,也得10个亿左右,但是,也没有得到批准。

1991年6月9日早上,在哈尔滨市郊区的一个空旷山坳里,43岁的乔四即将行刑。

9点50分,乔四接过法警递来的香烟,伸出的手微微颤抖。此时,没有人知道他正在想什么。对着法警黑洞洞的枪口,一脸麻木他说了一句:“我这辈子,够了。”

9点55分,清脆的枪声响了起来,称霸东北的黑帮老大,乔四爷,永远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随着乔四的处决,20世纪80年代末哈尔滨乃至黑龙江省势力最复杂的黑社会,结束了。

转自微博:@容操燕

极速分享网每天给大家分享最及时的有奖活动,好用的软件,实用的技巧,有趣的网络文摘。

因分享而起,因缘而聚,世界那么大,你来就好。

我在等风也等你,请记住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