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分享网 - 关注网络资源,用心与您分享。

首页精彩网文正文

豪宅主播,看见另一种生活

山丘7个月前120浏览量主播

做豪宅类短视频博主是怎样一种体验?在 200 平方米卧室入睡,到底是一种什么感觉?本文采访了几个豪宅主播,带你围观一下他们的生活。

image

豪宅

“长安太和” 隐藏在北京东二环内,这里离天安门只有 3 公里,在 14 层高的露台,能直眺西山,俯瞰半个北京城,甚至可以看到故宫的一部分琉璃瓦屋顶。

前厅和电梯间铺满棕色和白色大理石,电梯品牌是价格不菲的蒂森克虏伯,豪宅的电梯中,自然是没有广告牌的。“洋房姐姐” 正在这里拍摄新的短视频,她做豪宅品鉴,在短视频平台有 200 多万粉丝,算是房地产领域大号。

这套长安太和的房,售价为 5500 万人民币。如果只论售价,其实这套房子刚刚触到豪宅定义的下限。洋房姐姐解释:“我们销售部门对豪宅的定义,你得是在这种一千平米以上,售价在一亿以上的别墅;如果是大平层,需要在核心地段,售价在五六千万以上。”

但她也说,豪宅的重要属性还是稀缺,这里和长安街比邻,绝对的黄金地段。“核心地段的大平层,四环内 450 平、900 平的大平层,现在也很少有新房了。” 也称得上豪宅。

拍摄从上午 9 点开始,除了洋房姐姐,还有两个摄影师,两个助理,一个销售兼职当剧务。拍摄时,洋房姐姐需要一次次推开大门,一次次说出同样的台词:“客户让我帮忙找一套长安街旁的房子,安排。” 拍累了,大家就坐在沙发上歇一会儿。下午 4 点多,终于完成屋内的拍摄,要去楼下拍外景。摄影师问助理,“现在风多少级了?” 对方回答,“5 级。” 摄影师叹了口气。

image

“洋房姐姐” 在长安街旁的豪宅拍摄 ©“洋房姐姐” 视频截图

豪宅类短视频博主很多出身于房地产行业。头部大号 “小艾大叔” 艾青,早年是绿城蠡湖香樟园营销中心总经理。“大白探房” 的大白也在房产领域做了 8 年。“晓桃聊房” 的老板一直在杭州,先是做开发商,现在做代理。而洋房姐姐之前是财经节目的导演和制片,创业初期做泛财经内容,之后才转到海外房产,现在团队与开发商合作销售豪宅。

2019 年 11 月前,洋房姐姐的团队看到 YouTube 上一些博主专拍头等舱体验 —— 有的可以在大床睡觉,有的可以洗澡 —— 这给了他们灵感,“我们当时说那我们在房产里也拍最牛逼的,最贵的。”

他们去北京一套 2.2 亿的样板间拍了第一条视频。那时面对镜头表演,洋房姐姐还有些紧张,绷着表情,听到一个夸张的数字,只能竖大拇指回应。

出乎所有人的预料,这条视频一炮走红。那是一套在北京中央别墅区的豪宅,6 分多钟的短视频拍了一天,听开发商介绍 300 万装修的厨房和床头有大片苏绣的 150 平米卧室。最刺激观众的是一盏 17 米的水晶吊灯 ,洗一次吊灯就要花 10 万元人民币。洋房姐姐忍不住 “wow” 了一声,“这灯还真是很震撼的!”

视频火的那天晚上,洋房姐姐手机响个不停,有找她买房的,有找她卖房的,有灯具商问能不能合作。

粉丝们买不起房子,也没有生意可做,但留言也很热烈,“帮问下物业费,让我彻底死心。”“今晚做梦的素材很满意,谢谢。”“你没事来我家干啥,一会还得再拖一遍地。”

洋房姐姐知道,视频抓到了受众的痒点。她告诉我,拍摄了 100 多条视频后,现在要让粉丝做梦越来越难。“那个时候你播 17 米吊灯 10 万洗一次能火,现在播你就火不了,因为大家真的是被惯坏了,即使我们可能不是生活在那个环境,但是我已经见识很多了,当然也有评论或弹幕里说:看了洋房姐姐的视频,我又有奋斗的动力了。”

洋房姐姐和一些短视频大号几乎同时发现,“豪宅” 这个天生的话题竟然一直没有进到流量的海洋。但那以后短短几个月,北上广深包括一些省会城市的豪宅就被拍了个遍。

image

B 站 “洋房姐姐” 主页截图

当然,有些 “神盘” 至今仍然笼罩在神秘中,比如号称未来单价要升到 50 万 / 平方米的 “深圳湾一号”。

“大白探房” 也是房地产垂类的头部大号,他很早就想去深圳湾一号拍摄,那是深圳乃至全国最有名的豪宅之一。窗外是 360 度海景,俯瞰深圳和香港,据称最大的一套毛坯房要 6 亿左右。那里一户一层,没有邻居,但楼上楼下尽是传闻中的顶级富豪们。因为物业以管理森严著称,那时还没有博主拍过那里的新房。

大白花了三个半月,托了无数朋友关系,终于得到了一位业主许可,可以拍对方那套空置的房子。这套房子抵得上三四套深圳高档小区的住宅,但在 “深圳湾一号” 算普通。

业主很谨慎,提前告诉他们,不要谈到价格。拍摄当天,还派了两个人全程监督,一个司机,一个助理。

当他们在楼下拿出机器准备拍园林时,保安走了过来,厉声呵斥,让他们马上关机。他们才知道,这里不许拍房间外任何场景,包括楼下花园、保安亭、停车场。大白入行房地产营销好几年了,豪宅也见过不少,但那天还是感到有些局促,规规矩矩地坐在沙发上,和合作的博主聊名表,后来他寻机去阳台溜了一圈,把海景放在片头。审片子时,业主也不是很愿意展示,他解释:要是没这个开头,视频真的没法看。这才保留下来。

其实最让大白感到兴奋的是同样禁止拍摄的地下车库,在那里,他看到上千万的劳斯莱斯顶级 SUV,法拉利 488。他第一次见到阿波罗太阳神真车。那辆 1000 多万的跑车通身紫色,渐变的金色前盖,钻石状车灯像两只细长的眼睛。

他之前只看过这辆车的视频。难以克制,他摸了一下车身,碳纤维触感轻盈到不可思议。“哇,原来是这样的。”“要是能在地下车库拍,一定能火。”

大白爱笑,开朗,语速很快。他曾经在深圳开了家公司,做豪宅 CRM(客户关系管理)系统,“大白探房” 算是第二次创业了。他大学学计算机,后来又写代码,喜欢逻辑而不是故事,但在视频里,他换了一个人。

他非常喜欢周星驰,《功夫》看了有 30 遍,他的视频也一目了然地始终向星爷 “致敬”:带着小圆眼镜、吊儿郎当的 “大白” 不是跌进泳池就是瘫在地板上来回蹭,有时还在昂贵的大理石桌台做黑暗料理。

看到什么特别 “豪” 的设施,他总会拉长声音,做出明显的调侃状,说出两个字:“上流。” 他去看过一套在半山报价 1.6 亿的豪宅,开门就能看到价值 100 万的潮汕木雕。负一楼种了棵树,二楼 640 平米,三楼才是 80 平米主卧。“小王,扶我起来”,视频里,大白看到木雕,夸张地倒在椅子上。助手推他进屋,“老板,咱不能让人看扁了。” 他对我说自己曾经试过传统的 vlog,只是展示,没有无厘头的情节,结果点击量很糟糕,“一定是要接地气的,不然用户不会喜欢。”

image

“大白探房” 视频的标配:上流 ©“大白探房” 视频截图

“爱探宅” 博主 Hennary 每次去这种房子,都会很小心。在一套 1.5 亿的豪宅,他看到玻璃做成的楼梯。没有护栏,看起来就是薄薄一片悬在半空,一头插在墙内,踩上去仿佛立刻就会折断。“上去吧,没关系的,这是钢化玻璃。” 开发商招呼他。Hannary 试了一下,出乎意料地坚实。

对于这些 UP 主们,拍过一套套豪宅后,最先脱敏的是价格,前段时间,有买家给 “晓桃聊房” 的出镜主持兼运营金梦发了验资证明,流水显示是 5 亿,那是一长串像手机号码一样的数字了。看到这样的数字心中会有波澜吗?金梦回答:“没有啊,我的客户都是给我发这样的验资证明。”

但金梦也承认,金钱能买到的东西,有时仍然会让她印象深刻。她始终记得在一套豪宅样板间的一楼向下望过去,地下室白色的大缸里有几只手臂长的灰色小鲨鱼正慢吞吞地游泳。“还是挺牛的,鱼缸里养鲨鱼。” 这类鱼缸通常造价都要数十万,还不算需要空运过来几吨海水和后续养护系统。

5

漫长的交易

“晓桃聊房” 的老板原本是开发商,2014 年创业做高端房产项目的全案代理,去年开始拍视频,作为营销方式的一种。“洋房姐姐” 也有豪宅销售业务。主播不是传统的豪宅中介,要在茫茫人海中触达高净值客户,他们只有先生产出吸引人的内容。即便如大白这样,他不卖房,只提供内容,做 KOL 矩阵服务于不同类型的房产开发商,但他的视频播出后,后台也会出现很多这样的留言:“四千万,帮我在上海找一个房子。”

豪宅成交周期长,通常是一笔很难做的大生意。有的客户成交周期一年,两年的也很常见。这个过程需要技巧、耐力和精力,还需要缘分。

有的公司内部有评分体系,比如给客户打过电话加一分,微信语音过加一分,客户本人亲自出来跟他们去看房,又可以加一分,要是能在网上查到客户的百科,是有名的人,又能加分。如果客户在本地,老板会亲自带着去看房,更上一层的客户,合伙人也会现身陪同。

洋房姐姐的销售董俊杰是北京人,做了十多年房地产销售,打算干到退休去澳洲养老。业内流传一句话,“和客户往朋友上处”—— 他觉得没错。虽然买家都是某个领域的精英,“你在那个领域肯定不如人家”,但是总能找到某些共同点:都是北京人,或者留过学,都有孩子。

董俊杰刚接触到的客户,对方往往说不清自己的需求,大概能说个 “我要哪里的房子,预算多少” 之类,其余细节则需要他一点点去挖掘厘清,“您家多少人?孩子多大?在哪上学?您平时的出行地点?自己开车还是有司机?常用哪些车?”

聊天看似简单实则充满技巧。董俊杰会把握好每一次电话的时间、时长和节奏,他知道老板们忙的时候万万不能打扰,闲的时候又需要有人和他一起打发时间。所以董俊杰经常会和客户聊到后半夜,客户很开心,他很累,也开心。

image

金梦曾经服务过的一位企业家客户,前期看房一直派子公司的副总出面,副总看好所有房子,拍视频给老板,老板再筛出几套。要拍板时客户自己来了,全程几乎不说话,金梦她们讲什么,对方都只是礼貌地笑着点头,不会告诉她们自己的想法。

一旦有了足够的信任,这些人往往是黏度最好的客户,他们不会轻易换人,很重要的理由是他们的时间成本和保护隐私的成本远超普通人。

“洋房姐姐” 团队目前服务的一个客户,买了房子,整个改造和装修也委托给了他们,前几天客户还向洋房姐姐提起,希望找一个处理各类事务的管家 —— 不住在家里,但从游泳池换水到物业缴费都可以代劳的人。

那个客户两年前就开始看那个小区的房子,看到洋房姐姐的视频,加了助理微信,几个月后,才同意跟着他们出来看房。他们上网搜了客户的信息,“不但有这个人,而且还是上市公司的创始人,挺厉害。”

洋房姐姐陪着看了十多套房子,她告诉客户:“你家里面就三口人,儿子过几年考上大学了,就你跟你爱人两个人,两个人住两千多平米,你们不害怕吗,楼上楼下走一趟就很累了。”

客户后来说:“洋房姐姐,我特别喜欢你们的审美。要不然我就跟你们走,之前的中介公司,后面就不联系了,该发红包发红包。” 那人给原来的几个中介发了大红包,算是好说好散,就冲这点,洋房姐姐觉得 “这个人值得结交,讲究。”

客户一家三口很多年都住在一套一百平方米的房子里,平时自己下厨,过很简单的家庭生活,为了孩子去学校上下学方便,才换了距离近的学区别墅。那家太太爱看书,喜欢游泳,还养了狗和鸟,对房子的采光有着异常苛刻的要求。洋房姐姐合作的设计师团队给出了上千张图纸和图片,最后定了方案,大落地窗、室内游泳池、专门给鸟的房间,连地下二层都能照进阳光。这样的装修要一两年的时间。

image

巨大的 “家”

大白作为资深豪宅人士告诉我,豪宅最重要的是:稀缺、贵、大以及空。“豪宅哪个不空?豪宅都空。”

有些豪宅失修日久。“晓桃聊房” 的金梦一直记得有次去杭州湘湖边拍一套老别墅,市价 8500 多万。主人买下这里后,从没住过,这种只是为了资产配置的空房在豪宅市场并不少见。

别墅伫立在一人高的荒草中。管家是物业的人,只是定期来清扫一下。金梦和制片两人穿过草丛,看到一小颗一小颗螺蛳铺在地上,游泳池早已衰败,池底粘着一层脏水。“有一种探险记的感觉。” 金梦回忆,走着走着她一脚踩空,才发现是管家在地上挖了个坑,用草木灰烘烤红薯。

image

空别墅周围杂草丛生 © 金梦

这种情况并不多见。前几年大白看过一处至今难以忘怀的豪宅,在南方一座省会城市的中心,独占 55 楼,总面积 1000 平方米,有露天私人泳池,有层高超过 9 米的大厅,二楼的主卧加洗手间和衣帽间,将近 200 平方米。大白当时入行多年,从没有见过这种 “产品”,他只剩下感叹,“这也太豪了。”

几年后他拍摄了一座更巨大的 “家”,那是一套 4.5 亿的豪宅,是当地很有名的 “楼王”。房子上下四层,10 间卧室,主人一家因为疫情都困在外地,这里只有管家和保姆住着。管家是个收拾妥帖的中年人,迎他们进屋,一路主动介绍着屋里的陈设,告诉他们每件东西的价格。房间很安静,阿姨在打扫卫生,穿着白色的制服。

他找了很多朋友,才终于和这位老板说上话。如果是素人,甚至没有机会去说服他。所以很多并非房产业出身的豪宅短视频博主,起步要么只能约开发商拍样板间,要么到处找素材拼贴。粉丝量上来后,才有机会接触到一些要卖房子的业主。

也只有去拍业主家,才能让视频与众不同。大白拍摄的这套房子,老板是范思哲爱好者。整个会客厅都用范思哲瓷砖铺面。雪白的瓷砖底,金线细致地描出范思哲经典的美杜莎头像,有些边缘镶嵌锆石,反射着冷光,一块瓷砖造价是 7000 元人民币。圆桌上铺着的餐巾,摆放的碟子、筷子,旁边的餐具柜,都是范思哲品牌,大白告诉我,那样的一双筷子 2000 元,金色茶壶 3350 元一把。

甚至在他都觉得没必要的地方,也有昂贵的美杜莎 —— 浴缸、挂钩、金色洗手液瓶。

image

豪宅里随处可见的 “范思哲” ©“大白探房” 视频截图

那天参观完顶层豪宅后,陪大白的销售小哥看似随意地提到:“我们刚刚推出一栋楼,还不错,要不要看看?”

大白显然还没有从那套号称 “云顶” 的豪宅震撼中清醒过来,“那就去 27 楼看看吧,” 他随口答。大白对数字 “7” 情有独钟。

看下来果然不错,小哥说房子还有,你如果买的话现在就可以定。大白再随口一说,“考虑考虑。”

回酒店不到 2 小时,小哥发个短信来:“白先生,不好意思,您看的 27 层那个房子没有了。”

大白明白,这不过是他经常向销售总监们传授的销售套路。大白回复:“没有就算了吧,你给我看一下 37 层。” 小哥回复:“好的,白先生,我给您算一下 37 层。” 很快算好后,他问:“白先生您要不要先交个定金,我把这个房号房子给您锁一下。”

又是套路!大白说我再考虑考虑,“合适的话联系你。”

不到 2 小时,小哥又发信息过来:“37 层的也没了,有人刚刚交了定金。” 为表所言不虚,小哥把他和主管沟通,客户交钱的记录,通通截图发给大白。

大白的职业素养急剧下降到零 —— 事后这也让他第一次对自己房地产营销职业生涯产生了怀疑 —— 他问小哥:“那你还有哪一层?” 小哥回答只剩高层了,“一个 46,一个 52。” 大白说:“不要太高,你算一下 46 层吧。”

小哥诚恳地说:“白先生,我都给您算了 2 套了,这套您确定要我就给您算,不确定就不算了。” 大白忙说:“那我先交 10 万定金,把这套给我留下。”

六个小时内,大白买下了那套总价 500 万,原来根本没打算买的房子,而且那套房子和数字 “7” 没有一点关系。

后来大白了解到,那个销售小哥是他们公司的销冠,心头才有些释然:被高手营销也不算掉价,而且那套房子还在自己手里涨了不少。

做豪宅主播,和另一种生活近在咫尺,又如此遥远。去年,洋房姐姐站在北京朝阳公园附近一处豪宅的大落地窗前,俯瞰半个城市,“一望无际”,身后是超大客厅,还有温馨的儿童房,那一刻,她真的也很想拥有一套这样的房子。大白虽然有套 500 万的房子,但因为他在广州创业,房子在另一个城市,他几乎没去住过。一年有大半年,大白都在各地出差,他没在广州租房,回到广州要么待在办公室,要么住酒店。他的所有身家装在三个大纸箱里,夏天衣服一个箱子,秋冬衣服一个箱子,日用品一个箱子,都码在后备箱 —— 这辆黑色的奔驰大 G 陪了他很多年,时常出现在视频里,某种意义上,这就是他在广州的家了。

image

在长安街旁的豪宅外看夜景 ©“洋房姐姐” 视频截图

人们会好奇,在 200 平方米卧室入睡,到底是一种什么感觉?

这很像知乎上面那些众说纷纭、复杂而无解的问题。大白向我提到过那套楼王里的一个小房间,或者说一处小角落,可能会给这个问题提供一点注脚。

在那套 “范思哲” 主题豪宅,主人专门给孩子在地下设了个游乐场。墙壁漆成宇航员在月球的图案,吊顶是星空。放了很多台色彩浓烈的街机,可以玩赛车,“跳跳乐园”,射箭,还有个迷你版水上乐园,立柱可以喷水。楼上还有个房间,里面给孩子搭了帐篷。“他把最好的东西都留给孩子和妻子了,自己反而很朴素。” 大白说。

主人有一间 20 平方米的书房。普通的书桌、木椅,做工简单,一看就是不怎么昂贵的木材,书桌上铺着一块棕色的牛皮桌垫,很多地方已被擦出了白痕。电脑是台式机,不是苹果,是老式的戴尔机,键盘被敲击的次数太多,常用的键已经看不清字母。笔筒里插着水性笔,是文具店几块钱的那种。两把白色的按摩椅,款式老旧,表皮已经磨破,露出毛糙的内里。屋角的陶瓷画缸里插着卷轴,各种高档茶叶 —— 普洱、白茶、红茶随意堆成一摞。

大白的视频里没有出现这个凌乱的小房间,它和外面的 “范思哲” 是两个世界,或者说两个时间。因为书桌上摆着一张主人和太太的合影,主人座椅对面,一整面墙都是夫妻两人的照片,有很多年轻时的生活照,也有后来找摄影师拍的艺术照,它们妥帖地镶嵌在木框。

大白告诉我那是一间真正的书房,书架上有很多封皮发旧的书,有本《隋唐史》已经泛黄,不知道被看过多少次。“主人应该是在这里独处,” 大白说。

那里,可能是让他最安心的一个角落。

* 文中董俊杰为化名。

来源:新榜 微信号:newrankcn

极速分享网每天给大家分享最及时的有奖活动,好用的软件,实用的技巧,有趣的网络文摘。

因分享而起,因缘而聚,世界那么大,你来就好。

我在等风也等你,请记住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