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分享网 - 关注网络资源,用心与您分享。

首页精彩网文正文

活体动物盲盒:开箱之后狗狗只活了13天

山丘8个月前152浏览量

1

大家好,我是脸叔。

叔的很多小伙伴都喜欢拆盲盒,怀着激动的心情,祈祷抽到自己喜欢的公仔。用颤抖的手打开盒子,这种买彩票一样的感觉,让许多人沉迷其中,不能自拔。

可是,如果盲盒里装的不是玩偶,而是一只奄奄一息的动物呢?

为了利益,许多无良商家开始在网上售卖活体动物盲盒,他们把弱小甚至生病的猫狗装进盒子,通过快递发往买家手中,开箱之后,虚弱的小动物往往很难活下来。

盲盒伸向动物的魔爪

现在的年轻人,大多数都抽过盲盒。

买盲盒,好比买彩票赌运气,它像《阿甘正传》里那颗巧克力,不尝到它,你永远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不直接买玩具而买盲盒,就是为了在拆开包装盒的时候,撷取瞬间的惊喜和欢愉。

盲盒起源于日本,百货公司把商品尾货装入福袋打折销售,后来,福袋销售成了新年促销的常规模式,吸引了相当数量的消费者。

20世纪90年代,中国出现了“集卡式营销”:在干脆面袋子里装入《西游记》和《水浒传》的人物卡牌,中小学生为了集齐一套卡牌,往往会购买大量干脆面。

近几年,二次元文化朝气蓬勃,潮流玩具群体快速增长,进一步促进了“盲盒经济”的发展,潮玩+盲盒玩法渐渐流行,国产盲盒逐渐崛起。2016年,泡泡玛特推出系列盲盒《MOLLY星座》,风靡全国,成为了国产盲盒头部品牌,在95后群体的推动下,本来是小众文化的盲盒为大众所知,几乎每个商场里都会有盲盒店铺或自动贩售机。

根据相关数据,2015年,国内潮玩零售市场的规模为63亿,到2019年,已经增长到207亿。其中,盲盒市场规模为74亿元,预计2021年将突破百亿。

2020年12月11日,泡泡玛特在香港上市,市值达到1000亿港币,成为“盲盒第一股”,促使了更多资本聚拢到盲盒经济。盲盒的销售方式被不断效仿,范围不断扩大,除了玩偶,文具、畅销书甚至活体动物都开始被装进盲盒销售。
活体动物盲盒的出现,让人跌破眼镜。

2020年11月,上海一家名为“一宠一物”的商店把猫、狗、兔子等小动物放在一台黄色抽奖机的玻璃箱里展览,玻璃面板上写着“玩游戏积分换萌宠”,以宠物+盲盒游戏的方式招揽、吸引顾客,被曝光后,遭到网友的强烈抵制。

网友抗议的原因很简单,玻璃箱空间狭小,通风系统不够完善,长时间处在密闭空间里的猫狗呼吸不畅,只能侧躺着昏睡,奄奄一息。而且,猫咪天性对外界的刺激极度敏感,许多顾客近距离观看动物,甚至敲打玻璃,猫咪长期处在恐惧的状态中,会产生应激反应,严重情况下甚至会危及生命。任何一个尊重生命、热爱动物的人看到这种情景,都会十分气愤。

几天后,遭到投诉的“一宠一物”在官方微博上道歉,并表示会改进机器通风设备,不再将机器放置在人流密集的商场,再次遭到网友的抵制。

image

图丨“一宠一物”的道歉声明

大多数网友表示,把宠物关在狭小的玻璃箱子里,是严重的虐待行为,商家该做的不是“改进”和希望网友理解,而是立刻停止这种销售模式。

如今,“一宠一物”的微博简介改为“停止营业,真心抱歉”,他们清空了之前的所有微博,只留下一条消息,以400元到2500元的价格,转售之前被关在抽奖机里的猫猫和狗狗。

然而,宠物盲盒乱象并没有终结,反而从实体店延伸到了电商平台。

1月中旬,有网友发现,某大型网购平台上开始出现装有猫、狗、乌龟、兔子等活体动物的盲盒。卖家无法提供动物的健康证明、疫苗注射情况等材料,并且明确表示,此类盲盒一经售出,不允许退换。

在某电商平台,卖家挂出小狗从礼盒中探出小脑袋的海报,以9.99元到36元的价格单独或拼单售卖,标注“没有土狗”“入欧神秘大礼包”等宣传语。其中,最火热的两家宠物盲盒销量分别为5038件和6015件。

image

宠物盲盒曝光后,在互联网上引起了争议,大多数网友认为,电商平台、销售者和购买者把对动物的漠视和虐待发挥到了极致。目前,在网友的大力举报下,电商平台上的宠物盲盒基本已经被下架。

宠物是小伙伴不是商品

虽然活体动物盲盒在今年才进入大众视野,但这条产业链由来已久。在上海工作的余璐女士就是亲历者之一。

2020年7月,余璐的前男友想送她一份惊喜,在网上花599元给她订购了一个活体狗狗盲盒。但盲盒还没到货,两人就分道扬镳。分手之后,余璐才收到这份从河南运送到上海的盲盒,盲盒包装精美,拆开之前,余璐还在心里夸赞店家的贴心,期待里面会有真的惊喜。

打开盲盒后,惊喜变成了惊吓。盒子里装着一只不是纯种的拉布拉多幼犬,半个身子上都生了癣疮,毛发脱落,裸露的皮肤红红的,因为癣疮带来的刺痒,幼犬时不时在地上蹭。

image

图丨开箱时的狗狗

余璐又急又气,她没法联系上前男友,就顺着盲盒里装的小卡片找到商家的微信和电话,电话拨通之后,商家消极应对,既不退钱,也不打算对病症明显的幼犬负责,还理直气壮地对余璐说“钱不可能退,狗爱要不要,不要就自己丢掉”之类狠话,随后拉黑了余璐的联系方式。

当天,余璐带着狗狗去了动物保护协会和消费者协会,但工作人员以暂时没有相关规定为由,拒绝受理。余璐只能自己养小狗,她带着小狗前后跑了三家宠物医院,医生检查出狗狗身上有多种疾病,可能活不久了,建议她放弃治疗。
余璐还是从医生那里拿了一些药,检查诊断费、挂水、驱虫、药片,再加上去宠物专业洗护店给狗狗洗澡,一共花费3000多元。

决心对小狗负责之后,余璐还要考虑日常照料问题。她工资不高,不敢请假,只能麻烦好心的室友帮忙照顾小狗。

image

图丨治疗几天后的狗狗

小狗发病时十分痛苦,拼命惨叫,噪音影响到了楼下的邻居,导致邻居报了警。余璐度过了揪心的13天之后,狗狗还是死掉了。余璐在室友的帮助下,把狗狗的尸体交给了回收垃圾的工作人员,拜托他们处理。

之后,余璐咨询过相关部门,是否可以投诉举报不良商家,对方告诉她,举报需要的证据材料很多,要收集沟通时的录音、截图等证据,举报过程也很繁琐复杂。余璐还要上班,没办法专注于投诉举报,只能自认倒霉。

没能养活这条小狗,让余璐感到十分难过和自责,她发誓,自己不会再买任何活体动物盲盒,也会劝朋友不要购买。

活体猫狗盲盒的销售因网民的强烈举报现已基本下架,但在某大型电商平台,还有商家在销售活体乌龟盲盒。商家直接在销售页面写明“一经出售,不退不换,不接受中差评,不可以晒实物图,玩得起就拍”等霸道宣传语,既违背买卖双方对等交易原则,又漠视乌龟的生命。

我向店家问询是否会提供健康证明,店家回应没有,并敏感地打发我去其他家买,之后再追问其他问题,店家已不再回应。

image

图丨作者与乌龟盲盒卖家的对话

活体盲盒销售的过程十分残酷,商家为了盈利,让没接种过疫苗的猫狗不间断繁殖,繁殖场所通常狭窄而肮脏,很多猫狗出生时就被传染上猫瘟、犬细小病毒等致命疾病,在密闭的运输箱中经历了漫长的旅途后,更是奄奄一息,即使买方像余璐一样有责任心,愿意花高价给小动物治病,也很难挽救它们。

这种到家即死的小动物,在宠物圈内被称为“星期猫”“星期狗”。卖家完全无视动物的痛苦和买方的损失,把活体动物的生命作为一次性牟利的工具。

同时,买方也存在着问题,正是因为他们希望买到低于市场价的品种猫狗,才选择活体动物盲盒。而且,他们在购买宠物盲盒的时候,往往没有考虑到动物经历了怎样的痛苦:刚断奶的它们,被装在狭小的快递箱里,一路无法正常吃喝排泄,在快递分拣时和其他货物一起被扔来扔去。

如果真的喜爱小动物,请在本地的正规宠物店挑选,或者领养代替购买,用正确的方式释放爱心,而不是购买低价的活体盲盒,这样做不但会给自己带来经济损失,也会成为不良商家的帮凶。

宠物并不是简单的商品,狗狗和猫咪来到人类身边,陪伴、治愈着人类,对很多养猫养狗的人来说,养了宠物,就是多了一个家人。

电影《忠犬八公》和《流浪猫鲍勃》就是猫狗治愈、守护人类的真实故事的颂咏,故事发生在1923年的日本、2007年的英国,更发生在现在的每时每刻。

在辽宁沈阳,有一只叫大黄的狗每天守在小区门口,望着西边的方向,等待着再也不会回来的主人。整整5年,风雨无阻。

8年前,停车管理员老沈收留了大黄,照顾它3年后因病去世,大黄不知道主人去了哪里,它只记得老沈上班的时间地点,期待着他奇迹般的出现在自己面前。

大黄虽然不会说话,但它以自己的方式,等候着照顾过它的人。它的故事被传到网上,网友把它称为“辽宁版忠犬八公”。

在北京打拼的小朱收养了两只猫,第一只是她被工作压得喘不过气的时候收养的,猫咪的到来,让她感觉自己有了家,工作也有了动力,无论工作有多么累,她都想早点干完,因为家里有一只猫在等她回去。

第二只猫是她和异地恋男友分手的时候收养的,她开玩笑说谈恋爱还不如养只猫,因为猫永远都是她的,男朋友就不一定了。

现在,小朱养猫快三年了,两只猫陪着她在北京的出租屋里,熬过了疫情最可怕的阶段,度过了很多个忧伤焦虑的日日夜夜,也陪着她经历了许多值得开心的瞬间。

小朱说,虽然和它们无法用语言交流,但是猫在她旁边喵喵叫的时候、守在门口等她回家的时候、半夜睡在她枕头边的时候,她会觉得,这份陪伴治愈了她,成为了她独自在北京坚持下去的动力。

武汉被新冠疫情笼罩的时候,有一家7口人被确诊新冠,需要住院治疗,家中有只叫乐乐的母猫,正在预产期。原本为猫制定好的接生、坐月子、补营养的计划被打乱,他们只能备好两大袋猫粮和足够的水,留猫咪独自在家。

乐乐就此独自生活了40余天,成功产下了4只小猫,女主人康复出院后,发现从前圆滚滚的乐乐瘦得像猴,好在乐乐成功哺育了小猫,它们已经要断奶了。女主人把这个喜讯告诉了丈夫,当时她的丈夫还没有出院,但知道家里有新的生命降临,他产生了战胜病魔的勇气。

一家人全部出院后,他们决定,给乐乐生的4只小猫分别起名叫小武、小汉、小加、小油,合起来就是“武汉加油”。

人对动物的恶

猫狗和其他小动物治愈人心、给人希望的故事不胜枚举,去年热播的英剧《万物生灵》里,乡间兽医给母羊接生的故事,戳中了很多人的泪点。

可是,人类伤害动物的事情仍然层出不穷,与频繁出现的虐猫杀狗事件相比,浮出水面的活体动物盲盒或许只能算是小恶。

2020年年初,臭名昭著的虐猫群体“舒克”被曝光,“舒克”是一个虐猫者,后来更多的虐猫者使用这个名字作为代号,已经在网络上形成了黑色产业链。他们伪装成动物保护人士,给救助站捐款换取流浪猫,然后虐猫录制视频,甚至在网上接收“私人订制视频”,按照买家要求的手法虐杀猫咪。

2020年10月19日,有网友爆料,山西太原一保安把怀孕的母猫装在笼子里,带到街上,对它泼开水,路人很快阻止了他,并把猫送往医院。遗憾的是,猫咪烫伤面积达到70%,毛发脱落,血管清晰可见,腹中4只小猫全部死亡,宠物医生取出死亡的小猫,也没能挽救这只母猫的生命。

怀孕母猫被烫伤的惨状传到网上,网友怒火中烧,央视等权威媒体呼吁尽快立法禁止虐待动物,得到网友的广泛支持。网友们纷纷在网上发出恳切的声音:“可以不喜欢动物,但对生命要有最起码的尊重。”

近期,网友@灰椒蓝在豆瓣猫组和微博曝光了一对长沙情侣的虐猫事件。他们领养了一只叫“胖胖”的猫咪,领养后多次殴打,导致猫咪颅内出血,甚至都站立不起来。三个月内,他们把原本11斤重的猫咪折磨到5斤,并两次向宠物医院提出要给胖胖安乐死,被医院拒绝。

之后,送养人得知情况,想要接回胖胖,遭到拒绝。送养人以带胖胖治病为由,软磨硬泡再加长达四小时的争执之后,终于接走了胖胖到医院治疗,这对情侣继续去威胁送养人,说要找遍长沙的宠物医院,抢回胖胖。

现在胖胖处在身体恢复期,但前脚还依然包着钢板,它仍然处在被伤害后的应激状态,狼吞虎咽地吃食物,经常在睡眠中抽搐,对人开门和上下楼梯的声音也非常害怕。

送养人收集了这对情侣虐待动物的证据,准备提供给公安和司法机关,并声明不接受调解、不接受道歉、不需要赔偿,他只想曝光这对情侣令人发指的虐猫行为,让他们遭受舆论的谴责。

不能把动物和盲盒混在一起

虐待动物事件仍然层出不穷,每次看见这些血腥残忍的虐待动物事件,网友们都义愤填膺,呼吁尽早确立动物保护法规,填补法律的空缺。

令人欣慰的是,动物保护人士的努力正在引起重视。

2020年10月26日,全国首例虐猫视频诉讼案在上海长宁区法院正式开庭。原告是一名大学教授,她在网上看到虐猫组织发布的视频,感到震惊、愤怒,于是联系律师,起诉了相关网络平台。法院对涉案的主要争议事实进行了详尽的调查,并充分听取了双方代理律师的意见。多家媒体到达现场,全程采访。

由于原告决定追加虐猫图片、视频发布者为共同被告,而被告没有对能否通过实名认证追查发布者给出明确答复,审判长宣布休庭,择期继续审理。

虽然此案引起的轰动不大,但对动物保护志愿者来说,他们看到了通过法律渠道限制虐待动物的一线希望。也许,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能够等到完善的动物保护法规。

对每一个人来说,既然养了宠物,就该承担起这份责任。萌宠能治愈人类的孤单与疲倦,人类就该替宠物遮风挡雨。宠物有品种价格之分,但它们绝不是一件商品,在决定是否要养宠物时,要先想到是否能承担这份责任,而不是被抽奖、盲盒等噱头吸引,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购买一只动物。

我们的每一个行为,我们花的每一分钱,都是在为我们想要的世界投票。如果不想看到动物被折磨、被虐待,就应该抵制活体动物盲盒这种黑色产业链。

而带起盲盒潮流的泡泡玛特,近期也遭遇了上市以来的第一个波折,被曝光存在二次销售行为。之后,泡泡玛特市值蒸发超百亿。

1月26日,中国消费者协会发布关于盲盒的消费提醒,指出盲盒经济存在过度营销、虚假宣传、消费纠纷等一系列问题。

参考资料:

《盲盒的发展前景,及为什么受欢迎?》,知乎:@二哥是只猫

《“一旦出售,不退不换”?!活体动物盲盒乱象》,新京报

《主人去世辽宁版“忠犬八公”原地守候5年》,新浪新闻

《一家七口感染新冠,猫咪独自守家40天》,梨视频

《山西保安开水烫猫致幼猫胎死腹中,被烫猫咪死亡》,荔枝视频

《千亿牛股泡泡玛特被新华社和中消协点名此前两日市值蒸发超百亿》新浪财经

来源:苍衣社 微信号:cang1she

极速分享网每天给大家分享最及时的有奖活动,好用的软件,实用的技巧,有趣的网络文摘。

因分享而起,因缘而聚,世界那么大,你来就好。

我在等风也等你,请记住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