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分享网 - 关注网络资源,用心与您分享。

首页精彩网文正文

这两年越来越明显的一个趋势

山丘6个月前100浏览量

最近有点想法,想跟大家分享下,今天谈的这几条,就算不在近期发生,趋势也几乎不可避免。

1

无奈的选择

如果大家最近几年刚开始参加工作,可能对猝死这事感觉不明显,像博主这样参加革命十来年的人,明显能感觉到风向变了。

在我毕业那会儿,就跟没有劳动法似的,HR公然说他们那里往死里加班,你能加班不?而且那几年猝死的事非常常见,除了富某康那样一口气跳了十一个人外,很难引发类似今年某多多那样的轩然大波。

同样地,马云从马爸爸也一路跌下神坛。前段时间他在B站发视频,被骂成了狗,曾经那个“说啥都对”、“每句语录都会传遍朋友圈”的人似乎一夜之间变成了“万恶资本家”,饱受“工人爷爷”的爆锤。

代孕这种事也一样。这又不是什么新鲜事,一直都有,今年突然就爆了。

以及去年出现的一大堆新词,什么“内卷”、“后浪”、“打工人”,不知道大家注意到没有,网络上对这类问题的反响越来越大。

仔细想想,其实这都是人们意识和社会层面整体转型的过程,社会正在从无规则自由竞争向“公平”转换。

以前是洪荒状态,需要开拓者。为了激励他们,条件是无规则高收益,赚到就是你的。

既然没有规则,那所有的一切都可以定价,甚至给鲜活的生命都明码标价(山西煤窑以前都说得很清楚,一条人命从10万到30万,当然国家层面是禁止的)。生命有了价位,那就可以买卖。比如我小时候山西黑煤矿日常瓦斯爆炸,因为黑煤窑的矿主简单计算过,装一套瓦斯处理设备要几百万;如果不装这玩意,大概率不会出事,就算出了事赔偿,一年也就几十万,所以那些煤窑坚决不装瓦斯处理设备,年年炸。

而且当时有段时间,出事之后经常都不挖,尸体直接埋矿里了,毕竟挖出来还得花钱,不如跟家属商量下能不能付点钱别挖了。现在大家觉得这匪夷所思,在当时大家都觉得稀松平常。

把这个逻辑扩展下,扩展到现在的猝死问题,大家就能发现,其实是一码事。如果舆情可控,赔偿也能接受(现在大概是100万赔偿金,而且主要是保险公司承担),那企业就有足够的动机把劳动时间拉满,反正把人用废了将来社会给兜着。

企业是社会发展的动力,但是如果完全不设限,他们又啥事都干得出来,毕竟一个个逐利单元,都是么得感情的盈利机器。打工人被KPI给约束着,职业经理人也有自己的盈利目标,在目标面前,似乎一切道德规则都可以被踩在脚下。

黑煤窑草菅人命这事,直到后来国家强势介入关停了黑煤窑,给其他煤窑规定了详细的操作细则,才慢慢不咋听说了。

大家把黑煤窑里人命的交易,换成“肾脏”,或者“子宫”,也就理解了为啥群众尽管不理解什么代孕背后的伦理和法理,但是忍不住义愤填膺的心态。

各地这种魔幻事情非常多,事实上再过十来年,回头看现在整个互联网行业996,可能也觉得魔幻。不过那些年中国缺的是效率,缺的是一日千里;一万年太短,只争朝夕,恨不得几年内中国就赶上跟西方上百年的距离。

这种情况下,只能尽量把资源集中到那些强人手里,让他们肆意发挥。事实上你甚至不需要“赋予”,自由竞争那么一段时间,最后的稳定状态就是一小部分人拿走了大部分资源。

到了一定程度,如果不加约束,财富几乎会不可逆地流向一些人,经济好的时候富人们大赚,经济不好的时候他们赚得更多。

比如这段时间有报道,美国富人疫情爆发以来资产大增值,前650人掌握4万亿美元财富,8个月时间总计增长33%以上,是底部1.6亿人持有财富的两倍。目前,美国最富的650位亿万富翁总财富有4万亿美元,较去年3月份激增1万亿美元。

2

社会反思

这两年明显看出来,社会开始重新反思,尤其是年轻人们开始反思,如果继续过那种生活,那就是“给文明以岁月了”。大家顶着巨大的风险,拼死拼活创造巨大的GDP,却跟自己无关,那谁能受得了?

反思的声音越来越大,在这两年彻底形成气候,舆论开始大反转。

如果搁以前,会说中国人仇富。但其实这两年目睹了美国人的表演,大家也看出来了,其实在哪都差不多,中国叫“阶级斗争”,欧美叫“民粹”,说的都是一回事,并且他们那边的麻烦更大一些。

甚至拜登上台后,列了七个政府的工作目标,其中就有弥合社会矛盾
——地主家也碰上麻烦了。

大家没法容忍一贫如洗,也没法一直容忍巨大的贫富差距和毫无希望翻身的社会现实。

杰克马的情况也很能说明问题。他以前的目标是“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这是惠及大部分人的操作,大家当然满意了;但是你现在把80%流量圈到天猫,让淘宝店主们为了剩下的那点流量打得头破血流,最后谁也赚不着,而且顶着50倍的杠杆搞“金融创新”,钱自己赚,风险让社会承担,难免大家有点意见。

我前段时间写了个帖子,在这里贴一下,看了下评论区,基本还是认同的。

1

当然了,咱们在这里不是讨论对错,咱们讨论的是一个社会现实。对于现实来说,对错并不重要。我看一些自由派知识分子骂老百姓无知,说老百姓缺乏他们那种先进的商业精神。这就好像说你掉进一个坑,你得自己想办法爬出去,而不是破口大骂这个坑的存在有问题一样。

现在的现实就是全世界都掉进了这个大坑,几乎没有一个国家老百姓对这事满意的,并且在互联网的推波助澜下,人们的怨气更加巨大。

达利欧去年连续写了几篇文章总结过去几百年的历史,其中提到:

过度消费与借贷、财富和政治鸿沟扩大之后,如果稍有不慎它的内部紧张局势可能会从可控走向革命或内战。

由于全世界经历了长达七十年的局部和平(战争其实没停过,只是不在主流大国之间打了),以至于大家忘了一件事,整个人类历史上,战争和动荡是常态,现在这种稳定和繁荣反而不是,达利欧的话也不是完全危言耸听。

以前中国有不少知识分子笑话欧洲搞福利养懒人(包括我自己),但到这几年慢慢清晰了,那些国家并不是天生爱折腾这个,而是社会发展到一定程度,社会矛盾太大,只能是想办法降低内部冲突,缓解矛盾。欧洲在过去几百年中走在世界的前边,所以他们提前走到了那个状态,其他国家只是迟早的。

或者说,其他国家迟早也会面临冲突激化的情况,需要大家都去思考怎么解决。尤其现在的形势又大不一样,网络会无限放大情绪。比如大家听说什么郁闷的事,本来以为只有自己一个人郁闷,现在上网一看,发现很多博主都在谈论这事,很多人跟自己想法差不多,郁闷可能变成了愤怒,稍加煽动,愤怒变成了暴乱,比如“阿拉伯之春”。美国前段时间的黑人“零元购”,暴民冲击国会山,本质都是网络放大情绪后演变成了线下冲突。

没有网络的话,很多时候大家都不太明白自己的社会定位。比如美国人,他们看见工作不好找,如果放以前,首先从自己身上找问题;现在有了网络,发现不止自己有类似问题,意识到这是全社会的问题,被人一煽动,无名之火顿时就上来了。

不过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单纯的福利社会并不是彻底的解决方案。欧洲那边也有不少麻烦,比如欧洲科技在八九十年代之后基本陷入了停滞,税收太重,大量富豪出逃等等,这也非常值得大家深思。

还有日本,有个很奇怪的事。几年前我跟一个日本公司的客户打了很长时间交道,他突然说他要离职了,今后没法合作了。这让我非常纳闷,我说你们日本人不是不跳槽吗?老板也不随便开除人,你这一把年纪了,怎么这么激进,还学上小年轻了?

他说我说对了一半,日本是不会随便开除员工,所以很多企业都高工资养着一群老人(日本有个奇怪事,老人们特别有钱,同时开出租车的,便利店里,到处都是老人,他们的老人财富分化也很严重)。

为了避免将来养一堆老人,很多企业不愿意随便雇佣人,毕竟一旦雇佣将来不好开除,所以企业选择大量录用非正式员工,就跟我们这边的“外包人员”似的(现在我国大公司也在大量使用外包)。

他们这些非正式的员工平时和正常员工没差别,但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就会辞退这些非正式的人。他起点出了问题,从大学毕业一直是非正式,现在很为未来担忧。

日本现在消费低迷,负利率,社会一片死气沉沉,有种说法认为,如果控制不好,东亚国家都会相继陷入日本那种状态。日本是高位横盘,其他国家可能没到高位就横了。

3

接下来的一些思考

那将来怎么办?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现在想到这么几点,可以当做底线来思考。

首先,各个阶层承担的义务应该是接近或者相同的,避免搭便车。

我们知道,全世界纳税主力都是中产阶级,因为收富人的税非常难。

但一件事很难,不代表就不去做。如果一个人总是挑生活中容易的事来做,用不了几年就会变成一个废物。政府也一样,更得去做艰难的事。

如果有些税比较难收,就不去收了,专心收好收的,这其实就是一种不平等,最后变成谁守法就欺负谁。

可能有人要问,如果收富人的税他们跑国外咋整?多简单的事,如果你征税征到别人根本一毛钱都赚不到,那人家可能就要走了;如果别人赚到的钱大头能自己留着,跑了就是损失,他为啥要跑?

此外,核心地段的房价直插云霄,为啥这么高呢?难道是因为这些房子的砖里都掺了金子?当然不是了,只是因为那些地方周围往往有最好的基础设施,医院、商场、娱乐设施、学校等等,有这些东西,房价不但高,还会继续涨。

那问题来了,这些设施是拿谁的钱建的?当然是国家财政的公共开支。既然是公共的,但便利主要被周围的住户占了,甚至推高周围房价的收益也被这些住户独占了,这合适吗?

再说一个数据,中国只有3%的人缴纳个税,这也就意味着绝大部分人不上税。个人所得税逐步沦为了工资税,这本身也不合适。

倒也不是说我有啥治国良策,而是说接下来大家都应该思考下这类问题。很多问题都是先有共识,然后才会有进步。共识就是力量。

其次,降低贫富差距本身不是个道德问题,而是个经济问题。

现在形势已经很明显了,接下来我国肯定是内需为主。如果贫富差距太大,少数人控制太多财富,剩下的人没钱,自然没法去消费,也就谈不上内需。

毕竟有钱人不会去买国产车,也不会消费国产便宜些的衣服,大部分钱都购买海外奢侈品。酒是个例外,所以大家批评茅台也不太合适,有钱人不消费茅台就会去消费那些贵得没谱的洋酒,消费茅台反而是肉烂在锅里,而且茅台看着贵,跟那些洋酒比起来就是个弟弟。

而且由于收入曲线影响,收入越高的人,其实日常开支在收入中的比例是很低的;剩下的都投入了购买资产什么的,反倒是进一步推高了资产的价格。也就是说,他们的钱对内需提振影响非常小。

反而普通人,构成了消费的重头戏,消费的也是我国生产的东西。我国现状是奢侈品消费世界第一,同时消费品市场却极度依赖海外,说明有钱人大量在海外消费,普通人的消费力却没那么大,现状尽管外贸依存度已经下降,但是依旧太过依赖海外。

此外包括那些以平等著称的北欧国家,初次分配也没有多公平的,他们也是通过二次分配才压低了基尼系数。只是他们压得有点太低了,反而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社会活跃度。

不过最重要的,还是“发展的机会”。

我们前文讲过马克思的说法,说马克思不谈道德,只谈逻辑。他认为:

社会财富归根结底都是人创造的;

一个自由的人创造力才能充分发挥;

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

很多人不是没才能,而是太穷,束缚了自由,没自由就没法发展,只能一辈子当生产线工人,自然就不能去发挥天赋,比如做画家、小说家、物理学家;

一个贫穷的社会会束缚所有人的自由,贫富差距的社会限制大部分人的自由,也就限制社会财富,注定是没前途的。

贫穷最大的问题不单单是贫穷本身,而在于贫穷会束缚创造力。这种情况下,太多的人天赋也就发挥不出来,既没法创造财富改变自己,也没法影响周围人的生活。

这也是为啥说“扶贫”是一件意义深远、怎么夸都不为过的事。

抛开高大上的词汇不谈,扶贫工作最大的好处是通过一定的投资,让贫困地区的经济转起来,即把各地的禀赋利用起来,毕竟种地、养殖、旅游、光伏,总有一个能搞出点啥来;或者修一条公路,当地就能被激活;或者修个水库,出来千亩农田;而且能把基层贫困群众从坑里拉出来,释放生产力。

而且通过搞经济,把相关经济运转知识和外部世界的模样传递到贫困地区,这样扶贫就是一只看得见的手,把他们捞出来,不至于被整个社会越甩越远。

这也是为啥美国《纽约时报》说中国花了7000亿搞扶贫不太划算的时候,下边一群美国人说人家中国帮贫困人口脱贫不划算,我们把钱给军火商然后把别的国家炸个稀烂就划算了?这就叫公道自在人心。

这也是为啥我强烈支持扶贫,长期来看这事功德无量。

4

尾声

2020年发生了一件事,长期看来可能影响深远——中国发了一批负利率国债,被欧洲疯抢了。

所以大家说“没有好的投资”机会的时候,多想想现在是“负利率时代”,投资机会本来就变得稀缺,全球范围内的增长时代要结束了。今后就是“微增长”时代,很多之前没注意到的矛盾都会被激活,“公平”的呼声今后肯定会越来越高。

不过也不是坏事,如果协调好了,效率和公平本身并不矛盾,正如我们上文说的,降低贫富差距,提高基层收入,本身就是在提振内需,降低社会矛盾,这本身就是一件能让各方都受益的事。

来源:九边 微信号:ertoumu893

极速分享网每天给大家分享最及时的有奖活动,好用的软件,实用的技巧,有趣的网络文摘。

因分享而起,因缘而聚,世界那么大,你来就好。

我在等风也等你,请记住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