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分享网 - 关注网络资源,用心与您分享。

首页精彩网文正文

苹果为何总想消灭 SIM 卡?

山丘2个月前48浏览量

世界上最恨 SIM 卡的,大概是苹果公司。

现在已经难以想象,1991 年世界诞生的第一张 SIM 卡,大小和一张银行卡差不多。此后,SIM 卡从 “25mm × 15mm” 的标准卡缩小到 “15mm × 12mm” 的小卡,再到迷你卡后,一直维持到现在的形态。但 9 月初的发布会上,苹果宣布要更激进地取消 SIM 卡。这背后,每一次 SIM 卡的尺寸缩减,都伴随着苹果公司在手机研发过程中,与 SIM 卡的坚决 “斗争”。

2010 年,iPhone 4 首次让小型卡进入了推广商用;2012 年,iPhone 5 将 SIM 卡的尺寸进一步压缩到原卡的二分之一。最近,苹果更是宣布在美国本土推出的 iPhone 14 中取消实体卡槽,完全依靠 eSIM 卡(Embedded-SIM,即嵌入式 SIM 卡)提供服务。iPhone 14 提供的 eSIM 服务最多可支持 8 个运营商,同时使用两个电话号码 —— 这也被网友戏称为 “8 卡双待”。

SIM 卡究竟是哪里惹到了苹果公司 —— 主要在于 SIM 卡槽一直是苹果手机设计的 “拦路虎”。

毕竟从刘海屏到灵动岛,苹果对手机上所有的开口和打孔都深恶痛绝。据海外媒体报道,苹果准备在 2024 年的 iPhone 16 上,砍掉最后一个手机接口 —— 消灭充电口,仅支持无线充电。

平心而论,减少手机接口,去除外部链接环节,转而采用嵌入主板的 eSIM 设计,将极大提高设备的抗震、防尘、防水能力。手机也能更好地适应高温、防腐蚀的严苛环境。当然,这也会让手机的功能与设计想象空间被进一步放大。

eSIM 仅须 “空中写卡” 就可开通服务,用户更换电信供应商将变得便利。苹果消灭 SIM 卡的举动,也势必很快得到更多手机厂商和通讯服务商的跟随。而随着产业链的协同加深,更为便捷的、能适应更多环境的 eSIM 卡也将被广泛应用于智能手表、手环、智能汽车、智能家居等终端设备上。

近日,工信部在回复网友提问中称:国内正在研究推进 eSIM 技术在平板电脑、便携式计算机及智能手机设备上的应用。待条件成熟后,将扩大该技术的应用范围。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小小的 SIM 卡变革,还隐藏着深度的产业思考,在这背后,以 eSIM 技术为契机,“万物互联” 的图景又清晰了几分。

1

(图源网络,iPhone 取消实体卡槽,网友为卡针立碑)

手机无卡有多爽

9 月,留美自媒体人朱家乐拿到了 iPhone 14 新机后,马上开通了 eSIM 功能。

现在,在美国购买新版 iPhone 14 后,如果曾开通过 eSIM,可以直接将新旧手机并排放置,系统会弹出是否转移手机号的提示。点击 “确认” 几秒钟后,手机号就会以 eSIM 形式发送到新手机上,同时原有 SIM 卡失效。

如果没有开通过 eSIM,则可能要先在 PC 电脑上登录运营商网站,提供支持 eSIM 手机的 IMEI 和 EID 号,通过反馈的 QR 码完成开户。前后时长大约需要几分钟。

摆脱了卡片的物理束缚,eSIM 的一大优势是能够便捷地更换和增减运营商。朱家乐设想:如果去法国游玩,飞机落地,掏出手机点几下,相当于打开了一个小程序,就可以直接切换到法国当地的电信运营商,效率和使用费用会比实体卡经济很多。

过去几年,佟天明一直在新西兰生活。他回忆:两年前,自己的手机用的是国内的 SIM 卡,某天突然无法识别、没有信号。运营商规定,更换卡片需要本人前往营业厅办理。多次协商下,运营商同意佟天明可以向国内邮寄身份证,委托家属代办。等到新的 SIM 卡办理下来,卡片和身份证又漂洋过海,被寄回了新西兰。一来一回,一个月过去了。佟天明表示:等 eSIM 上线后,他会第一时间体验该技术。

虽然多数人还没有在手机里用上 eSIM 技术,但这一技术的落地其实很多年前就已实现。

早在 2011 年,苹果公司便申请了一项虚拟 SIM 卡的专利,可以被看作是如今 eSIM 卡的雏形。2014 年 9 月,苹果在 iPad Air 2 发布时首次为其添加了 eSIM 卡功能,允许用户更为轻松地切换运营商。

在手机端,2018 年,苹果在推出的 iPhone XS、iPhone XR 系列中就引入了 eSIM 卡设计,同时支持单实体 SIM 卡 + eSIM 卡的双卡双待功能。

在美国生活的方欣然目前还没有购买最新款的 iPhone 14,但她所用的 iPhone 13 同时开通了实体 SIM 卡和 eSIM。她感觉,eSIM 卡下的手机网速没有太大区别,但实体卡和 eSIM 同时运行,手机电量 “似乎掉得很快,一天要充两次电”。

方欣然也看到,美国的 eSIM 还不是很普及。“至少我认识的大部分人还在使用实体卡。”

主要原因在于,目前 eSIM 的开户还不能完全脱离开 PC 或者客服。某种程度上,从 PC 端反馈 QR 码的过程也可被理解为给予 eSIM 卡身份认证。在一些跨国远途旅行,或者是想在几台手机之间随意更换运营商的场景中,实体 SIM 卡的插拔即用反而更加便利。

但随着苹果准备彻底在手机上消灭实体 SIM 卡,这一情况或将发生变化,并已经引起了世界范围内运营商的提前布局和响应。

2022 年 9 月 1 日,韩国境内的通讯运营商上线了 eSIM 卡服务。同一天,在首尔读书的周恺为自己的 iPhone 开通了 eSIM。由于是外国人身份,过程多了一道人工电话确认的程序。即便如此,前后也仅花了 10 分钟的时间。“如果在以前,换卡需要邮寄,可能要耗时 2 到 3 天才能解决。” 周恺说。

在韩国,eSIM 比实体 SIM 卡的开卡费用更低。从前一张实体卡的收费大约为 7000 韩币,约等于人民币 20 元到 30 元左右,而开通 eSIM 卡的费用约合人民币 10 块钱。

最近中国香港也已上线了 eSIM 业务。其境内服务商 “易博通 eSender” 表示:支持购买 eSIM 服务,但需持有满足 eSIM 功能的手机机器。目前使用该功能的用户多为海外回国群体,产品主要是为了满足他们在香港中转期间的上网需求。收费根据套餐定制,与实体卡的价格接近。

运营商先 “卷” 起来了

虽然在技术层面,eSIM 已万事俱备,但落脚到取消插槽,苹果也要看运营商的脸色。

关键点在于,eSIM 让用户可以对运营商自由切换,这显然会触动巨头们的利益。目前国内的三大运营商仍不支持携带 eSIM 的 iPhone 入网。2018 年在美国,苹果公司就曾举报两大运营商 Verizon 和 AT&T 违反自由转换无限运营商的规定。

此外,消费场景的转变也可能会切走运营商的蛋糕。以往,消费者需要走进营业厅办理卡片业务,为门店带来流量的同时,也会拉动耳机、充电线等零配件的销售额。而如果改为 eSIM,人们线上即可完成操作,门店潜在的消费机会可能就减少了。

不过这一次,苹果已下定决心,自断后路,eSIM 卡也可能会出现普及的契机。而更大的选择空间和便捷的操作,可能会让消费者降低对运营商的依赖。

首尔的周恺已经感觉:eSIM 上线后,韩国运营商们的服务 “卷” 起来了。最近,他将运营商 KT 换成了 LG。比较两家运营商套餐后,他发现 KT 的套餐为:资费 100 元人民币左右、15G 的流量;LG 的资费为 50 元人民币,2G 的流量套餐。流量用尽后,还可以降速使用无限流量。

这些新套餐比照以往有大幅度的优惠。“以前,50 元是不可能买到通话无限、流量无限的套餐服务的。曾经‘躺赚’的运营商们需要提供更多优惠来挽留、吸引用户。”

在美国,运营商 T mobile 也在推广 “免费试用 eSIM 三个月” 的活动。方欣然正是在这些优惠活动中接触到了 eSIM。

不过,在美国之外,eSIM 的普及度还不均衡。对于新版苹果手机,美国消费者的接受度分化较为明显。那些仍有回国需求,需要保留国内实体卡插槽的留学生群体对美版 iPhone 接受度较低。

方欣然表示:在美国互联网上,讨论去加拿大购买手机的人比比皆是。尽管加拿大版的手机关税、价格并不便宜。也有网友选择购买国行版 iPhone,邮寄回美国,因此成为了华强北的 “反向输出” 案例。而美国本土人士则对新版 iPhone 的 eSIM 卡的迭代多表示 “无所谓”。

整体来看,iPhone 在美国的市场份额仍在逐步升高,其绝对的话语权地位势必会造成其他手机品类、乃至其他国家对 eSIM 的跟随步调加快。

根据 Counterpoint Research 在今年年初发布的 2021 年市场统计数据显示:iPhone 在美国智能手机市场所占份额已经超过 50%,其研究总监 Jeff Fieldhack 表示:“在过去 4 年里,流量变动方向一直是从安卓流向 iOS。” 既然苹果已将 eSIM 定为战略,安卓手机势必将全面跟进。

eSIM 离我们有多远?

回溯过去 10 年苹果在取消 SIM 卡层面与运营商的博弈可以看到,eSIM 卡能否应用,或许不是个技术问题,而是个商业利益的分配问题。

2015 年,《IT 时报》曾报道称:华为于当年 6 月在 P8、Mate 7、荣耀 6 Plus 等设备中提供了类似于 eSIM 的 “天际通” 国际漫游服务。但此项服务受到了运营商等层面的压力,华为对此升级没有大规模宣传。2015 年 8 月,小米也曾在移动操作系统 MIUI7 中提供了类似 “小米漫游” 的功能,后来此服务却不了了之。

短期来看,eSIM 在国内手机上被广泛使用的可能性并不大。一方面,苹果在中国远没有美国那样的强势地位。另一方面,国内运营商的增值服务和政策条款也有诸多不同。

另外,国内的 SIM 卡个体实名认证政策更加严格。《广州日报》2019 年曾有报道,运营商相关人士表示:出于安全问题、实名制等方面的需求,目前运营商均暂不考虑 eSIM 进入手机,但会做好相关的技术储备。

凡是对硬件设计有所追求的厂商,几乎都曾经期待过 eSIM 给产品带来的改善和升级。但过往数年间,比起手机,在智能手表、运动手环、智能汽车、智能家居等智能终端设备中的 eSIM 应用相对来说更容易实现。

2017 年,中国联通首次试点了 eSIM 独立号码业务。业内分析:联通愿意率先试点,与它彼时正在强势推广硬件业务和终端渠道有关。

2018 年起,中国联通在 6 个省份、7 个城市中先后开展了 eSIM “可穿戴独立号” 及 “一号双业务” 试点。2019 年和 2020 年,联通又相继在全国开通了 eSIM 独立号码业务、“一号双终端” 业务。2020 年,中国联通与 30 余家企业,50 余款消费互联网智能终端完成了 eSIM 技术对接,涉及种类包括可穿戴、平板、PC 及智能音箱等。

2018 年,中国移动 eSIM “一号双终端业务” 在 7 个城市启动。同年,中国电信也在 7 个城市中开展了相同业务,并可支持 4 款智能穿戴设备。

不过周边硬件设备的无卡化容易协调,而手机 eSIM 无卡化则势必涉及到三大运营商的利益再分配,这恐怕不是一个在短期内容易厘清的问题。

因此目前,智能手表仍是使用 eSIM 功能最为普遍的智能设备,手表中的 eSIM 卡可作为手机副卡,在远足、跑步等不便携带手机的场景中,替代手机完成接打电话、接收信息、移动支付等基础功能。

据 OPPO 穿戴产品人员透露:相比蓝牙版本,支持 eSIM 独立通信技术的手表在硬件层面、软件服务层面、人力层面的升级都带来了更多挑战。不过 eSIM 独立通信已经是业内公认的智能手表基石技术之一,目前,OPPO Watch 产品还在持续提升 eSIM 开卡的便利性。

而 eSIM 的升级迭代,对于运营商也提出了更高的技术要求。在 eSIM 卡产业链里,涉及到运营商、模组厂商、终端设备厂商、APP 厂商、方案服务商、卡商、芯片商等多方企业,打通 eSIM 卡产业链,也需要进行业务的创新。有市场人士分析表示:eSIM 要求运营商加大数据库建设的投入,做好对现有设备扩容改造及号码管理等问题。

据 Counterpoint Research 预测,到 2025 年,eSIM 设备的全年出货量将达到 60 亿的规模。其中,手机端 eSIM 出货设备占到 45%,其余 eSIM 渗透率较高和增长较快的移动蜂窝设备则包含 PC、路由器、手表、汽车、平板电脑等消费类和物联网设备。

另据 Strategy Analytics 预测,到 2025 年,用于物联网应用的 eSIM 销量将增长至 3.26 亿美元。技术将更广泛应用于密封医疗设备、车辆等物联网设备中。

(除朱家乐外,文中消费者均为化名)

来源:AI 财经社 微信号:aicjnews

极速分享网每天给大家分享最及时的有奖活动,好用的软件,实用的技巧,有趣的网络文摘。

因分享而起,因缘而聚,世界那么大,你来就好。

我在等风也等你,请记住我们!